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十九章 订婚宴(二)

她在微笑,微笑自己竟然在那种场合之下都能走神,都能想到秦慕宸。齐彦墨牵着她从楼上走下去,她扫了一眼大厅,再无秦慕宸的身影,安心言则陪在安母身旁。

安念楚不知道为什么,嘴里有些苦。她轻声问道:“彦墨,我可以去吃点东西么?”

齐彦墨点头,“需要我陪么?”

安念楚摇摇头,“你的朋友等着你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一个人没事的。”

她一个人往二楼走去,那里有专门给他们准备吃的房间,安念楚拖着长裙慢慢的往上走。她回头看到齐彦墨的目光,她会以微笑。

瞟到了尹碧蔚和尹泽,尹碧蔚乖乖的跟着尹泽,但两人之间却没有任何言语。尹碧蔚明显一脸的郁闷脸上却只能挂着笑容,见惯了男人的目光,她也毫不在意,相反的尹泽解开西装外套,套在了尹碧蔚的身上。

安念楚看到这里,会心一笑。

走在这条道路上,她确信她会幸福。可脑海里秦慕宸的影子却挥之不去,是因为那次订婚对她的印象太深刻?安念楚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宴会上,她几乎时时刻刻脑子里都充满了秦慕宸,他的身影他的笑容他的吻——

天,明明是她和齐彦墨的订婚,她却总是忘记齐彦墨的存在,而是想到那个混蛋,她真是抽风了!

推开门走进房间,这次她先把门反锁,然后安心的走到餐桌前,看到他坐在那里,安念楚尖叫,手指着他:“秦慕宸!你……你……”

秦慕宸嘲弄地掀起唇,“身子发抖,怕我吃了你?”

她的脚步一动不动,脸上的神情从惊讶徒然变成冷淡,“既然秦先生在这里,那我就不打扰了。”

秦慕宸略偏头,轻轻一笑,“原来还是怕我。”

“你……又什么可怕的,又不是豺狼又不是虎豹,只是我不想和别的男人共处一室。”安念楚转身欲走,就在这时那抹熟悉的气息笼罩住她,他的大手扣住她的腰肢,高大的身躯紧贴上她的背脊。

她微愣,秦慕宸已然把她压在墙上。

安念楚全身僵硬,怒瞪秦慕宸,“你——又想干什么?”

秦慕宸没有说话,逼近她的脸,微微一侧,对着她的耳轻吐气息,低哑地呢喃,“我干什么?你难道猜不到么?”

“秦先生的想法我又怎么会猜到,我们不熟。”

“苏念安,你够了!”他粗声咒骂一声,她的脸上没什么异常,却咬紧牙关,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惹怒他,可她遏制不住内心的想法。

她对上他的目光,一字一句的吐出:“我怎么了?秦先生,现在是你捆着我,我连放抗的力气都没有,我又能怎么你。”

秦慕宸手掌轻抚上她细滑的脸颊,最后捏住她的下颌,“苏念安,别挑战我的底线,不然……”

安念楚毫不把两个人暧昧的姿势与接触放在眼里,瞬间讥笑出声,“不然怎么样?还是像以前那么生气之后就把所有的脾气发泄在我的身上,可秦慕宸你有没有想过我现在凭什么任由你摆布,那个时候我以为我们结婚了,我以为我们是夫妻,结果真相揭露,你做了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大出血加流产,那段时间的印象我深刻至极。秦——慕——宸。”

秦慕宸松开手,嗓音有些沙哑,“苏念安,你就记得那些事情?”

“是,我就记得你是如何虐待我,如何让我生不如死。”

他再次拿手摸她的下巴,不怒反笑,眼神里有安念楚读不懂的东西,“原来你只能记得那些事情,苏念安,那我就让你印象更加深刻。”

安念楚咬牙切齿,她穿的类似婚纱,但是上半身是紧身,下半身不是,他就这么饥渴么?可脸颊还是禁不住泛红,冷冷地去推搡着他,“秦慕宸,难道你就这么欲求不满?看到女人就……”

面对秦慕宸,她都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

他用力的捏着她的下颌,“几天不见,又牙尖嘴利了。”

安念楚秀美的下颚因为咬牙而紧绷起来,“那也多亏你的锻炼,不仅仅丰富了我的词汇量,也大大的提高了我骂人的水平。”

秦慕宸不怒反笑,“那你不是应该谢谢我,不如就献上你的身体?”

安念楚愤怒无比,他要不要无耻成这副模样!要不是她双腕被擒,身子被他禁锢住,她真想给他一耳光,在加上一脚,她逞强地把小脸扬起,“秦慕宸,别忘记你今天是来参加我的订婚宴,你现在这样是做什么……”

回应她的是一个软物落在她的唇上,随之而来的是男性强势热烫的吻,她大脑里一片空白,瞪大眼睛,全身瞬间僵硬如石,紧接着本能去挣扎放抗,但她瘦弱的身躯又如何能放抗得了他强健的臂膀,他将她牢牢固定在怀里,大掌从她脑后的发间探过,扣住她的后脑勺,舔舐摩擦,唇与唇之间的交缠,渐渐喘的呼吸。

安念楚不断的挣扎放抗,秦慕宸哪里会收手,右腿弯曲硬压住她的下身,随即放肆地加深这个吻。

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她的心情,她紧紧咬着牙关不让他的舌头探入,最终他捏了一下她的腰肢,她张开嘴,他的舌灵巧的钻入,他的味道席卷她的口腔,她闭上眼,眼泪却往下滑。

他凭什么这样对她,他凭什么!

秦慕宸离开她的唇,用手替她抹掉眼泪,若有似无的轻声叹气:“安安,我该拿你怎么办。”

安念楚苦笑,冷眼看着他,“拿我怎么办?秦慕宸,我当初不是说过么,愿我们此生不再相见,你不觉得……”

他的唇再次覆上她的唇,安念楚剩余的话全部掩埋在他的唇齿中,他温柔摩挲,辗转流连,轻柔吮吸,甚至是勾着她的舌一起缱绻,她咬紧牙根,深吸一口气,对着在唇间横行霸道的舌头猛然咬了下去,刹那间听到秦慕宸吸气的声音。

“你——”他的唇瓣离开她的唇,但却唇片上染成一抹鲜红,秦慕宸露出一丝咬牙忍痛的表情,沉重的身躯仍紧紧地压着她。

“需要我帮忙打120么?”

秦慕宸捏住她的下颌,“苏念安,你和以前真是不同了。”

安念楚嘴角浮出一丝丝的苦笑,“是啊,经历过你魔鬼式的训练,怎么还会和以前一样,在当乖乖女让任由别人欺负么?秦慕宸,人都是会变的。”

“苏念安,你那晚为什么会离开?”

他又回归到这个问题上,可安念楚却不想回答,冷冷的吐出:“秦先生,我说过多少次,我叫安念楚,麻烦你别把别人的名字扣到我身上。”

“苏念安。”

安念楚把头扭过去,闭上眼,紧咬着唇。

“苏念安。”

她任由秦慕宸叫唤,不言一语。那个她曾经用过二十年的名字,那个她曾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男人,但她既然改名就已经下定决心和以前的自己说拜拜,可面对秦慕宸的叫唤,每一声她都想回应。

门外敲门声,安念楚听到齐彦墨的声音,她仰脸,怒瞪秦慕宸,“秦先生,麻烦你松手。”

秦慕宸不做任何反应,门外的敲门声愈来愈响,安念楚反反复复的说道:“秦慕宸,放开我——”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秦慕宸。你能不能一心一意的对待一个女人,还是说你总是欲求不满,总是想去找更多的女人,那也麻烦你把目光放到那些会被你吸引的女人身上,你现在对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你对于我而言,不过是一个曾经熟悉现在陌生的人。”

“秦慕宸,你松手啊!我未婚夫在门外很着急!”

他沙哑不悦的声音响起来,“你就这么着急去见他?”

“是。”

他的目光让她感到害怕,她真的害怕秦慕宸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这是她和齐彦墨的订婚宴,她不想把宴会的气氛破坏,她不想。

她之前真应该让齐彦墨陪着她,那样她也不会一个人孤立无援,那样秦慕宸也不会有机可乘,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情形,她要离开,她不能让齐彦墨担心!

秦慕宸松开了她,安念楚急忙开门,却不见齐彦墨的身影,她一个人独自往楼下走去,本来就饿的有些胃疼的她,愈发难受,疼痛不支,躺倒在地。

齐彦墨和秦慕宸同时看到,但秦慕宸距离安念楚不到三步,齐彦墨却和她之间隔着整个大厅的距离。秦慕宸拦腰抱起她,往外跑去,不在意其他众人的目光,一路上他焦急不安。

她现在的身体真的这么差?是因为那次大出血和流产?是……他害的?

秦慕宸紧紧捏着拳头,听到不停响起的电话铃声,所幸把手机关机,直到她从急症室推出,他才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