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二十一章 你嫁,我便娶(一)

“念楚,怎么没戴戒指啊?”安母眼尖发现,问道。

安念楚一个激灵看到自己的中指,拍了下脑袋,“呀,昨晚洗澡的时候取下来,早上忘记戴了。”

“看这孩子爱惜的,不过你们都还是学生,戒指也就先别戴了,等毕业了再戴上也不迟。算算日子,距离你们开学也没几天了,真舍不得让你们走。”

安念楚这才想到开学,回家的日子好像太放松,她都快忘记上学的日子。

他俩吃完早饭就被安母‘赶出家门’,培养感情。

齐彦墨牵着她的手,这好像成为了一种习惯,在这寒冷的冬天,他像是一个人肉暖宝宝一样,无时无刻的传递温暖给她。

“你说,要是我们毕业,他们会不会催我们结婚?”安念楚站在高齐彦墨的一个台阶上,看着天空,问道。

齐彦墨淡笑,“那也要看你愿不愿意嫁,你嫁,我便娶。”

“如果我七老八十了才答应嫁给你呢?你也娶?”

齐彦墨微笑点头。

安念楚戳了戳他的脑门,大声的吼道:“你脑袋有问题啊,结婚要趁早,如果我年轻的时候没有嫁给你,你不会娶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啊,还等到我七老八十,笨蛋!”

“娶你。”

安念楚打算彻彻底底的给齐彦墨进行洗脑,她说:“一个人结婚与否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行为,而是关系到一个家庭,你父母会允许你等我到七老八十,如果七老八十我们结婚了,孩子都不会有。而且谁能保证到以后呢,要是我嫁给你,你以后花心了,怎么办?”

“我不会。”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会,和你开玩笑的啦。你这么三好的男人喜欢我,我真应该偷笑。可齐彦墨,我或许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我有很多很多缺点,而你,我却没有发现哪一点不好。我总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很多需要跨越的横沟。我可能真的只是想找一个人能对我好一辈子,也可能是因为那天……”安念楚有些说不下去,她看着齐彦墨,咬紧牙关。

齐彦墨替她捋了捋发丝,“也可能是因为那天秦慕宸在场,是么?念楚,从你的反应我能看得出也能感觉到得到。可那样也意味着你给了我一个机会,至少现在我是你的未婚夫,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对你更加好。有了第一步,才会有第二步。”

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他总是对她这么好,好到让她内心里总是有负罪感。她从未开口对他提到秦慕宸,她一直把秦慕宸放在她的心里的某个角落,她想忘却却忘记不掉。

可现在,秦慕宸又偏偏在她平静如水的生活中炸出了水花。他一次次的出现,对于她而言,都像是一场战争,她的内心无时无刻不激烈的交战。他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动作,她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记性能好成这样。

“你都不会好奇我以前的事情么?”

“我等你告诉我。”

安念楚拿手捂住齐彦墨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齐彦墨啊齐彦墨,我总是觉得你是不是在发烧,对人这么好,还不求回报,你傻啦,脑子烧坏了啊,什么都依着我,万一我就是那种知恩不图报的人呢,万一我以后退婚了,你……”

他浅笑,“我会没事。念楚,就如你所言,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如果一个人不愿意,强求来的也不会是幸福。”

“感觉你总是这么平淡,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生气,都没有见过你生气的样子呢,难道你真的没有脾气?”安念楚看着齐彦墨的脸,像个好奇宝宝一样。

他拿手捂住她的脸颊,轻声说道:“脸都冻红了,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聊。”

他掌心的温度温暖着安念楚的脸颊,同时也温暖着她的心。他给她的感觉,好像天使,他洁白如雪,面对他的时候,总容易让她产生负罪感。

婚姻到底要找什么样的人陪自己渡过,安念楚觉得这一直是一个问题。在你爱的人与爱你的人之间,应该如何挑选,又如何分辨那人是否真的爱你,这些好像都是问题。

在没有经历过‘秦慕宸事件’之前,她对于爱情是充满了憧憬,可后来发现,好像很多人都不仅仅只有一面,可能是对于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态度,可她始终不能接受坏的那一面,她不愿意看到阴暗的那一面。可谁能保证自己永远健康积极阳光?

安念楚看着齐彦墨的手,看着他的侧脸,轻声问道:“你会有阴暗面么?”

齐彦墨很认真的回答:“不会,就算有也会只是一瞬间,人应该积极阳光乐观,总是想着不好的事物,不仅仅会让自己的心情不好,还可能会影响到别人。但如果谁都积极阳光,很可能也就不会引发精神问题了。”

“是是是,老师教导的对。”

她对着他耍宝一笑,确实,她自己学习的都是精神科,怎么会不了解这些。

他带她来到一个茶吧,让人感觉到很闲适,忘却都市的繁杂。竹子编织的桌子,竹子编织的长椅,还有竹帘,安念楚好奇的看着齐彦墨,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以前父亲总爱带我来,父亲很爱喝这里的茶。”

安念楚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我还挺喜欢这里的,比较安静,让人觉得很舒心,可如果只是少部分人喜欢的话,那样估计不好盈利。你要知道,现在社会基本上所有的商铺都是为了盈利,总不会有人亏本还死活栽在不盈利的事物上吧。”

齐彦墨微笑吐出:“你猜对了,我父亲爱喝这里的茶,在店铺老板撑不下去的时候,把这家店子买了下来,基本上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安念楚瞪大了眼,讪笑:“不会吧……”心里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刚才没有说,如果一直亏本还在继续,那店家一定是脑子有问题。

他亲自为她泡茶,一道一道工序,安念楚竟然有些看呆,所谓不懂者也,看了也白看。

入口苦涩,后微甜。安念楚竟然有些喜欢这种味道,她笑意融融的问道:“这是什么茶?”

“苦丁茶。”

安念楚又抿了一口,“刚开始有些苦涩,后来感觉到一丝丝甜味,就好像生活,会有苦有甜,经历风雨才能见彩虹,不过刚开始真的很想一口吐出来,太苦了一点。”

“品味过苦,才懂得珍惜甜。”

她撑着下巴,看着他微笑,“来来来,齐先生继续讲。”

齐彦墨摇摇头,浅笑:“耍宝。”

“对啊对啊,既然你有这么多宝藏,我为什么不挖掘。彦墨彦墨,和‘研磨’有点谐音,你爸是不是偷懒给你取的名字,把你熏陶的像个艺术家一样,不对,是‘老’艺术家。是不是琴棋书画你都会?”

“让你慢慢来发现。”

齐彦墨温柔浅笑。

安念楚看着他,温柔,温暖,可爱情好像有这两样远远不够,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心跳不会加速,被他牵着手,也好像是被哥哥牵着一般,内心里不会产生悸动,他们之间好像有的只是看电影,逛街,吃饭,除了牵手,没有再亲密的行为。

他不会亲吻她的脸颊,而她好像也从未期待他的亲吻。

两个人站在一起,不像情侣反而更加像是兄妹。

虽然很多人都说女人应该找一个疼自己,对自己好的人,可她不喜欢这种不对等的关系。她喜欢她向往的是对等的关系,别人对她好,她也想对别人好,这样不会觉得亏欠。

但如果从她们牵手那天开始算起,她曾很努力的想对他好,可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对他好,应该从哪个方面入手。他几乎完美的让她找不到切入点,就连选一份礼物,她都不知道应该选择什么。

“我总觉得很看不透你,是不是我对于你的了解还不够?”

“发现需要用心,念楚,如果你还不够了解我,说明你在我身上的那份心还不够。”

她确实放在他身上的那份心不够,她从未主动去了解他的过去,从未主动了解他的兴趣爱好以及生活习惯,而他却几乎了解她生活上大大小小的习惯。

她很坦白的点了点头,“我以后一定用心观察你,观察你生活的点点滴滴,可你总是这副表情,很难知道你到底喜欢还是不喜欢,好比说我看到芒果很想吃,却不能吃,我会表现的很明显,但你面对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没有变过表情,这样很难让我发现啊。”

“以后我不喜欢什么,对你直接表现出来。”

安念楚很是期待的目光,“好呀好呀,我倒是要看看你不喜欢什么,也要看看你如何表现,我可是非常期待哟。对了,下半年之后,你……”

“我争取看看能不能有留校的名额,总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哪里,你父母不放心,我也不放心。”

安念楚比了一个V,开心的吐出:“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