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二十七章 我们在一起吧(一)

安念楚越看那花,也是不爽,最后指着玫瑰花破口大骂:秦慕宸,你丫是不是有钱,你丫是不是显摆,没事送什么玫瑰,除了能看,别一点用都没有,不能吃不能喝,还没有任何收藏价值,就是一废物。

废物废物废物!!!

电话铃声响起,一个熟悉的号码,安念楚直接拒绝,电话再次打过来,她再拒绝,不知道打了多少次,安念楚按拒绝键都按烦了,接听了电话,直接怒斥道:“秦慕宸,你无聊不无聊!我挂了那么多次,摆明是不想接听你电话,你怎么就没有一点自觉!”

“我在你宿舍楼下。”

安念楚从床上坐起,撩开帘子看到他的身影,“那又怎么样?秦慕宸,我说过很多次,我们不熟。对于不熟的人,我想我们没有见面的必要,也请你不要再送玫瑰花增加我垃圾的负担。”

“安安,我在楼下等你。”

“秦慕宸,麻烦你听清楚我说的话,我说了,我们不熟,没有见面的必要,我是不会下去的,请你自觉离开。”说完,安念楚挂了电话。

关上帘子,洗澡敷面膜,躺在床上闭上双眼,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她想他应该离开了。

抿嘴,苦笑,她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想要什么结果,到底是想让他为了她守在楼下,还是离开。摒弃自己的想法,掀开帘子,看着那个身影还在。安念楚心里却很是不舒服,她心底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他在,可更多的是希望他不在。

只要他做什么,对于她而言都是一种煎熬。

安念楚不想再被秦慕宸左右,她不想过以前那种生活,她不想再次因为他受伤。曾经那有些惨痛的经历让她已经不敢轻易接受一个人,连那么温柔的齐彦墨都打动不了她,何况是这个伤害她那么多次的秦慕宸。

忽然惊天一雷,把安念楚吓了一跳,片刻窗外倾盆大雨。

她躺在床上,却很是不安。闭上眼,对自己说:他肯定已经走了,他肯定已经走了,傻子都不会下雨天在外面淋雨,何况那么精明的秦慕宸。

可越是心里暗示,安念楚的心就愈发不能平静。

她起身掀开帘子,那抹身影不在了,她舒下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果然还是离开。”

但目光一扫,黑暗中她的目光竟然与他对视,她咬牙切齿,愤恨的关上帘子,低声呢喃:他一定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他是为了博取她的同情,他是为了让她放松戒心,他是为了……

安念楚拿了件毛巾和伞就往下跑,看到雨里的秦慕宸,把毛巾丢到他身上,破口大骂道:“秦慕宸,你疯了傻了,傻子都知道躲雨,你这是干什么?算准了我会下来?伞给你,毛巾给你,请你离开。我不希望你病的时候别人说我冷血无情,让你下雨天在雨里等。”

他伸手搂住她的腰肢,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安安,我就知道你会下来。”

他滚烫的额头让安念楚一惊,任由他搂着也不反抗,彼时他简直身子都压在她的身上,安念楚觉得从宿舍到校门口的距离简直比去西天还远,她的手扶着秦慕宸的身子,明明语气很不耐烦却带着满满的关心,“秦慕宸,你是不是笨蛋,不知道淋雨会生病么!而且你一个大男人,要不要比一个女生还柔弱,淋了这么点雨你就成这样了!”

“安安,我好想你。”

秦慕宸的头靠在安念楚的肩膀上,说话的时候鼻息的温热扑洒在她的耳边。

“别说话!痒!”

安念楚无比无奈,一手撑着伞,一手撑着他的身子,她觉得自己简直是没事找事,让他一个人呆在下面,她就不信他不舒服还不离开!

“秦慕宸,我跟你说,这次是我好心,但是绝对没有下一次,以后就算你要生病,麻烦也请不要在我宿舍楼下生病,我这个人同情心没有那么泛滥。”

他舔舐了一下她的耳垂,惹得安念楚一生鸡皮疙瘩,怒斥道:“秦慕宸!!!你——”

“安安,我好想你。”

彼时的安念楚十分的无语,她都不知道秦慕宸到底是听到她说的话了故意转移话题,还是发烧把脑子烧糊涂了就没听到她说什么……

到了校门口,安念楚把秦慕宸扶到一旁,然后自己去拦车,不知道是不是雨很大,路上根本就没有几个行人,来往车辆也很少,她站在那里拦了十分钟都没有一辆车停下来,车子还把她溅了一身泥,她喃喃自语:混蛋秦慕宸,遇到你就一点好事情没有,明明是你感冒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大雨天的跑来管你的闲事。我就是脑子抽了!

忽然想到一个人,拿起手机拨通了秦穆澈的电话号码,“过来我学校,我实在拦不到车,你哥病了,你把他带走。”

“大小姐,你这段话一点连续性都没有。”

安念楚发飙:“秦穆澈,你给我快点过来!”

不到十分钟秦穆澈的车子停在了校门口,安念楚和他一起把秦慕宸扶到车上,安念楚瞥了一眼秦慕宸,吐出:“既然你来了,你带他去医院吧,我现在回宿舍。”

“好。”

“不好。”

秦慕宸一只手紧紧的搂着安念楚的身子,死活不松开手,安念楚十分不爽的怒瞪他,“秦慕宸,现在你亲弟弟就在这里,他会送你去医院,你要我有什么用,我还被雨淋湿了,要洗澡换衣服,我才不会像某人傻啦吧唧的站在雨下淋。”

“安安,不要走。”

秦慕宸的声音很温柔,被雨水冲刷过的他显得格外的柔和,额头滚烫,脸颊微微有些泛红,可他的力气却还是大的惊人,安念楚死活没有掰开他的手。

“别白费力气了,你和我哥的力气悬殊有多少,你自己心里清楚。”

“混蛋,你不会来帮忙啊!”安念楚对着秦穆澈吼道。

“大小姐,拜托你长眼睛看看清楚,我扶我哥的时候,他都不让,你觉得现在我能从他手里把你拽出来?你老老实实呆着,等下去医院,我哥肯定也只让你一个人扶。”

秦穆澈话毕,脚踩油门,飞速的前往医院。

这还是安念楚第一次看到这么安详的秦慕宸,他的头枕着她的双腿,她低头就能看到他精致的面容,略显疲倦,明明闭上双眼,只要她一动,放在她腰间的手就会缩紧,让她十分无奈。

“秦慕宸,你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枕着我的腿是不是很舒服,你丫知道不知道我现在很难受!白痴,笨蛋,这次病了,看你下次还涨不涨记性,看你还敢不敢下雨天淋雨!”

开车的秦穆澈却笑出声来,慵懒的声音显得极其磁性,“你说我哥淋雨?”

“是啊,他就是个笨蛋,就是个白痴,还以为自己身体多好,一淋雨就生病了,他的额头热的发烫。”

秦穆澈低骂一声:“我哥真是脑子有问题,还敢淋雨了?他身体免疫力差的要死,小时候感冒发烧在医院就住了一个月!”

“所以说他就是笨蛋,以为自己身体多好呢。”

安念楚看着皱眉的秦慕宸,眼角竟然有些湿润,她闭上眼,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那烫人的温度让她愈发不安,问道:“快到医院了么?”

“快了。”

十几分钟后,他们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秦慕宸被推进了急症室,安念楚和秦穆澈在一旁等候。焦急不安的她来回不停的走,咬着嘴唇,“他——很严重么?”

秦穆澈安抚安念楚,“能有多严重,最多就是发烧感冒,我哥肯定有家庭医生, 醒来回家就会有医生护士24小时的照看。不出一个月,身体肯定一点事都没有。”

“一个月?他的身体真的有那么差么?我以前没有见他生病啊!”

秦穆澈勾起唇角,带着调侃的语气吐出,“你知道不知道你离开之后,我哥找了你很久,然后大病了一场,现在医生基本上都会开调理身体的药给他。”

安念楚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我哥肯定什么都不会说。”

安念楚扭头,闭上眼,“就算他说了,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穆澈,记住以后不要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因为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永远不可能恢复到从前那个样子,就好比我和你哥,我们永远不可能了。”

秦穆澈把手搭到安念楚的肩膀上,慵懒的声线从她的耳边响起,“那我们在一起吧,女人,我绝对比我哥好。”

安念楚脑门三条黑线,拍开秦穆澈的手,“别总是和我开这样的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

“我没开玩笑。”

秦穆澈一本正经的吐出,安念楚看着他的神情,这好像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不苟言笑的他,可她戳了戳他的脸颊,讪笑吐出,“秦穆澈,别开我玩笑啦,你还装的这么严肃,小心我信以为真,到时候缠着你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