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二十九章 我们在一起吧(三)

“我哥一直等着。”

安念楚扭头看向秦穆澈,死死的盯着他,“你什么时候和你哥关系这么好了!你什么时候这么帮着他说话了!你俩以前不是不合么!”

秦穆澈坐直身子,微勾唇角,狭长的眼眸也露出一丝笑意,“你们以前不是很亲密么?”

“就没亲密过!才不要和他亲密,等他松手我就离开,我就不信他能一直不松手!还有你,你别总是耍小脾气,你助理说你经常无故旷班!你轻松跑人了,她就要因为你不在,跟很多人赔不是!”

秦穆澈躺倒沙发上,拿帽子遮住脸,“昨晚可是你喊我,我才翘班的。据说,昨晚那个导演很难缠。”

“我对不起你的小助理。”

“你对不起的那是我,昨晚我可是因为你一通电话,不知道浪费了一百多万,你要不要做点赔偿?”

安念楚眼珠一转,“那可不能怪我,病的是你哥,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总不能把他丢到路边,让他自生自灭。”

秦穆澈轻笑道:“你真的可以。”

“你还是人弟弟么?你俩是亲兄弟么?你说这话,太没人性了吧!就算我再怎么不喜欢他,我做不到把他丢到路边。”

秦穆澈勾了勾唇角,很懒散的吐出,“那是因为你对他还有感觉,如果真的当做陌生人,你会对一个躺在路边的陌生人这么好吗?你会任由他搂着你的腰肢不报警么?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对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如果是陌生人,她会怎么样?如果一个陌生人淋了雨,她估计看到了都不会关心,也不会询问,更加不会送他们去医院。可秦慕宸对于她,始终不算是陌生人,她始终对他狠不下那个心,她做不到任由他在雨里淋,做不到放任他在路边……可她不是任由他搂着,她有反抗,只是挣脱不开。她有说过会报警,可她做不出来。

秦慕宸之与她,到底算是什么?

安念楚自己也想明白,她看着他,过于贴近的距离,他那张放大的脸触手可及,干净至极,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很平静祥和。他到底在她的心中占有什么样的地位?

他平稳呼吸,睫毛轻轻颤动,安念楚白了他一眼,“秦慕宸,别装睡!”

突然,某人哑声开口,嗓音中有丝沙哑,“安安,你一大早在研究我什么?”

安念楚瞥了他一眼,拿手指了指他的手臂,“秦慕宸,难道你就不觉得手酸手麻么?”

“不觉得。”他随即睁开眼睛,收紧圈在她腰上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炽热的怀里,贴在他的胸膛。安念楚死劲的用拳头反抗,他却笑出生来,“安安,你这是在替我按摩?”

安念楚忍住积压已久的怒火,咬牙切齿的吐出,“秦先生,麻烦松开你的手。”

“安安,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生分。”

安念楚遏制不住内心的努力,怒斥道:“秦慕宸,我们就没那么熟!”

他眯眸看了她两眼,幽幽地回答,“刚好培养感情。”随即他的手从她腰上下移,蓄势待发。

“可我不想跟你培养感情,秦穆澈,你丫别装死人!过来帮我掰开你哥的手!”

秦穆澈秉承着自己是死人的状态,一言不发。安念楚紧握秦慕宸的手掌,却根本掰不开,她深吸一口气,很是平静的开口:“秦慕宸,你到底想干什么?”

“陪我睡会儿。”他的声音听起来透着睡意,安念楚冷声吐出:“秦慕宸,陪睡的那是小姐!”

“乖。”

乖你个大头鬼!安念楚看到秦慕宸又闭上眼,她拿手撑开他的眼皮,那红色的血丝清晰可见,她缩手,“你——昨晚没睡觉啊!放开我,我让你好好睡觉。”

他轻笑出声,沙哑的嗓音在她的耳里回荡,“不放,松开了你会走。”

安念楚觉得自己的思维好像不和秦慕宸在一条线上,不可否认,只要他松手,她必然离开。可就算现在他不松开她,这样天天紧紧的搂着她,又能坚持几天?秦慕宸,我们已经渐行渐远,再如何,也回不到从前。

“你不可能永远这样,所以趁早松手。”

秦慕宸为眯双眼,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没说话,目光定格在她的眼睛,缩紧手臂,眼中盛满了火热的温度。“安安,我不会松手。”

安念楚拿手挡住秦慕宸的脸,“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就算的,就像昨晚护士说过的,你难道不觉得我们这样影响不好么?你弟弟还在旁边!等下可能还会有护士和医生进来!”

“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秦慕宸立志将无耻发挥的淋漓精致,安念楚恨不得上前掐死他,在他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秦慕宸,你敢不敢再无耻点!”

他翻身,将其压在身下,圈在自己的怀里,让安念楚无处遁形。她还来不及吃惊,秦慕宸已经捧住她的双颊狠狠吻了下去。

她瞪大双眼,由于太吃惊,微微张起嘴,却被他乘虚而入,直捣唇舌之间。他温柔的摩挲,辗转流连,轻柔吮吸,却一边奈心地等待她的反应。

安念楚猛然惊觉,双手死劲的推搡着秦慕宸的身子,却始终挣脱不开,最后刚一伸手,手腕就被秦慕宸握住,他那双黝黑如墨的眼眸带着一种笑意,离开她的唇,但他目光未离她那的嘴唇,他道:“敢。”

敢你个大头鬼!安念楚怒瞪他:“秦慕宸,真是几日不见刮目相看,你比以前无耻多了!”

他为眯双眼,笑的很温柔,“安安,你比以前更加可人了。”

安念楚咬牙切齿,却听到了秦穆澈的轻笑声,她再次伸手想甩秦慕宸一巴掌,手腕再次被其握住,“秦慕宸,麻烦你松手,难道我连对付色狼的权利都没有了么?”

他勾起她的下颌,略带红血丝的眼眸凝望着她,“没事,反正我不是色狼。”

“你——”安念楚的手腕都被他握住,她怒瞪他,继续说道:“不止是无耻,你还人渣,你还败类!你现在是不是还自我感觉良好?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对你这种人一见钟情,还觉得你温柔……现在的你,连秦穆澈都不如!”

装死人的秦穆澈把帽子拿开,磁性而慵懒地吐出,“别扯到我身上,我自认不如我哥。”

“你丫不是装死人么?现在说话干什么!你哪里不如他,不要妄自菲薄,你看看,你比他长的帅,声音比他好听,性格比他好……反正你什么都比他好!”

秦慕宸勾起唇角,捏着安念楚的下颌,逼着她的目光与他对视,“是么?”

安念楚坚定的回答:“是——”

秦穆澈很识时务的闪人,顺带还关上了门,急的安念楚直直叫唤,最后无望的看着秦慕宸,“你明明就健健康康的,哪里有一点不舒服?昨晚发烧现在也好了,你还搂着我干嘛?我又不是降温计,明明之前就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你自己要淋雨,你自己发烧的,本来就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好心送你到医院,你还这样,不知道女人的名誉是很重要的么!我还想有男人呢!”

“你有我。”

安念楚嗤笑,“有你?真是谢谢了,我不需要你,你不在我挑选男人的范围内!你没有一项符合我男人的条件!”

秦慕宸没有说话,沉吟了许久,“安安,我们不闹了好不好?”

“你以为我是在闹?需要我帮你回忆下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么?你以为我是有多坚强能承受你带给我的那么多的事情,要我一件件的数出来么?秦慕宸,你以前到现在都只是站在你的角度考虑问题,你有没有站在我的角度考虑过,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当你想要我的时候,就把我放在身边,不想要的时候,就丢在一旁,我是人,不是你的玩具娃娃。我有血有肉,我知道疼痛,我会伤心,会难过,会失望,会绝望……”

“安安——”

“而且我也不再是你口中的‘安安’,我叫安念楚,我已经强调过很多遍了,我已经有未婚夫了,我未婚夫对我很好,不出意外,我们会结婚。”

安念楚心里双手合十,齐彦墨呀齐彦墨,我对不起你,再次用了你的名义。

“我从未把你当玩具娃娃,从未把你丢在一旁。”

安念楚嘴角轻笑,“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我们已经不可能了,你让我受到的伤痛,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曾经有那么个人,让我疼到骨子里,让我在最年轻的的年华里经历了本不属于我的一切。松手吧,秦慕宸,让彼此好过一点。”

他的眼中带着一层纱,安念楚读不懂也不想读懂。

她重复:“放手吧,秦慕宸。”

秦慕宸把她紧紧的搂着怀里,一手搂着她的腰肢,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我不会松手,也不想松手。”

安念楚闭上眼,嘴角有些苦涩。她累了,心疲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