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三十章 手术室(一)

他怀里的味道很好闻,曾经是她很贪念的味道,没有之一,可是在她已经接受没有这个味道的世界之后,他再次闯入,她心里会有那么一丝期待,可更多的是害怕。

她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不知道自己内心里被压抑的情感会不会被他挑起,所以,她想远离,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恶语相向,可他温柔如初,这不是她说想要的结果,她要的是他发怒,是他不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可惜他没有再对她吼过一句,他始终保持着温柔的微笑,曾经她看着齐彦墨能看到秦慕宸的影子,可现在的他竟然让她觉得好像是齐彦墨。

温柔浅笑,能重合齐彦墨的笑容,却重合不了齐彦墨如沐春风的感觉,秦慕宸的笑容让她感觉到的是另一种恐惧,形似而神不似。

安念楚微微勾起唇角,“秦慕宸,我还是那句话,很多事情不是你能左右的。”

他不在说话,只是紧紧的搂着她,安念楚不知道他到底抱了她多久,困倦到她都闭上了眼。安念楚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秦慕宸已然不在身旁。

果然还是离开了,不是说不松手么?真是笑话。

她从病床上坐起,恰好秦慕宸从外回来,手里端着温热的粥,递到她的面前,“吃一点,不然你会胃疼的。”

安念楚看着他,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略有些病态的模样,她不能,绝对不能对他抱有一丝丝的期待,她不能!她深吸一口气,咽了一口唾沫,“谢谢你的好意,我可以自己下去吃。”

他舀了一勺喂到她的嘴边,“吃。”

安念楚颦眉,侧脸:“我不想吃。”

“身体是你自己的,你到底会不会胃疼你比我更加清楚。你是自己来还是让我喂?”

她紧咬牙关,她不知道秦慕宸怎么看出她胃疼,她明明就已经很久不曾胃疼过,到底该不该喝他买的粥?安念楚很是犹豫,她不想接受他一丝一毫的好,可身体看到那碗粥之后更加不安分的折磨她。

她的额头渗出了些许汗珠,秦慕宸伸手替她抹掉,“吃吧,别和身体过不去。”

安念楚摇摇头,下床的一瞬间,头有些晕,躺倒在秦慕宸的怀里。

他把她扶到床上,拿着汤勺一勺勺的把粥喂到她的嘴边,“吃,不然我就用另一种方式喂。”

安念楚扭头,秦慕宸把粥送到自己嘴里,然后俯身亲吻她的唇瓣,将口里温热的粥喂到她的嘴里,还意犹未尽的舔舐了一下她的唇。

“安安,喜欢我这样喂你是么?”

“秦慕宸,你——”

他勾唇微笑,“你如果不自己来,我可以继续代劳。”

安念楚犹自坐着不动,秦慕宸却已经端起碗拿了勺子……她狠狠剜了他一眼,伸手接了碗。

温热的粥解决了她的胃疼,可看着他,她心里却不是很好受。如果爱,如果不想放手,为何当初会那般对待她,这是安念楚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的问题。

当初的她不过是一个替代品,在受尽蹂躏,受尽疼痛,终于对他不再抱有任何的期待。

毕竟曾经是刻骨的爱,她有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到现在都不曾忘记他。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如果不想松手,为何当初不曾追寻,等到她对他无望对他不再有一丝寄予的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对她说不想松手。可秦慕宸,你何曾紧握过她的手?

她把目光定格在他白皙的手指上,冷漠吐出,“谢谢。”

安念楚起身,秦慕宸挡在她前面,他伸出手,她却连忙躲开,“秦慕宸,至少现在我对你还没有一丝好感,请不要把你自身的情感加注在我的身上。”

“好,我们慢慢来。”

秦慕宸还在空中的手放下,“安安——”

安念楚摆手,“别叫我以前的名字,那是一段非常不好的记忆,还是喊我现在的名字吧。”

“安安……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样失败过。”

她不在言语,只是凝望着他,他眼底里有几丝挫败,她抿唇,“秦慕宸,上帝是公平的,给予过你很多,相对也会收回许多。”

“只要不是你。”

安念楚微笑摇了摇头,“你好好养病,我不打扰你了。”

“安安,我知道我们可能错失了很多,这次换我主动。”

她凝望着他,揭不开他眼底的那层薄纱,只是轻柔一笑,转身离开。

空荡的病房只剩下秦慕宸一人,他坐在病床上,临来的护士,替他测量体温,看到结果之后,教育他道:“先生,身体重要,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还是高烧,刚才我还看到你下去买粥,这种事情可以让你女朋友做。”

秦慕宸勾了勾唇角,“我什么时候才能退烧?”

小护士被他的笑容迷的小鹿乱撞,结结巴巴的吐出,“这个……要看情况……等医生来了……你问问。”

他点头,闭上眼。

安念楚回到宿舍,躺倒在床,闭上眼都是秦慕宸的身影,他占据了她的所有。

她的生活还是变的规律起来,没有秦穆澈的出现,安念楚很是享受。

第一天,她窃喜,他不曾出现。

第二天,她窃喜中带着点失望。明明说了要主动,结果人都不见了。

第三天,一个人的时候会骂道:混蛋,每次都说话不算话!算个什么东西!

安念楚闭上眼满满都是秦慕宸,医院里的一幕幕,在脑海里放映,明明就不想看到他,可偏偏对他的那句话还是听了进去。可期待就是失望的开始,安念楚苦笑,自己真是笨!

秦穆澈一通电话打来,“女人,我哥病的不轻,只叫你名字,你有时间就过来看看。”

“他需要的是医生,不是我。”

秦穆澈慵懒的声线从电话那头传来,“女人,你真无情。”

安念楚轻笑出声,“你今天才知道么?我一直就很无情,他病了我送他去医院,仁至义尽,已经有医生和护士在照顾他,我去了也没用,那为什么要去?”

“女人,对我哥好一点吧。”

“秦穆澈,这真不像你说的话,你不是和你哥不和么?一年时间,关系变得这么亲密了?有你这个好弟弟,陪伴着他,足够了。”

秦穆澈懒散吐出,“女人,有些事情用心去看,不要用眼睛。”

“是,谨记于心。”

“女人,你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安念楚回击,“我就没可爱过,秦穆澈,你难道不知道么?可爱等于可怜没人爱,我不需要可爱,因为会有人爱我,无时无刻。”

“你就狠心吧。”

秦穆澈挂了电话,安念楚躺在床上愈发睡不着。

他病了,很严重。

可这些又与她有什么关系,他有医生护士和家人陪伴,她又不是药,去了没有一点用。到底病成什么样?发烧也不至于几天不好啊,安念楚死劲摇头,也甩不掉秦慕宸的身影。

她叹气,既然睡不着,反正去医院一趟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至少回来可以安心睡觉。

快速的走到校门口,懒了一辆的士,到了医院,却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可是如果进去了看到他了,她该说什么?来看看他?

可她根本只是想让自己安心,一咬牙,推开他的病房。他安静的躺在床上,没有秦穆澈也没有护士。她没有上前一步,只是站在门口,远远的看了他一眼,立刻转身离开。

“安安——”

安念楚一惊,侧身,松了一口气。幸好他没有醒来,她飞快的往外走。急急忙忙的撞到了一个人,安念楚头都没抬,直接开口:“对不起。”

“女人,你不是说不来么?”

慵懒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安念楚抬头就看到秦穆澈的身影,她装作一副诧异的模样,“噢,我想到了,原来秦慕宸也在这个医院。刚才送一个同学过来看病,我现在要走了。”

“女人,你说谎的技术还有待训练。来看我哥,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就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安念楚还是死不承认,“我不是看他。”

说完转身就跑,等她到学校的时候,心脏都还扑腾扑腾快速的跳个不停,但却安心了。脚踢了一块石头,低声呢喃:混蛋秦穆澈,说什么严重,哪里严重了?他还不是好好的躺在病床上,就脸色惨白了点,没见其余问题!害的她跑了一趟!

明明就不打算再有任何联系,可她好像还是做不到。

秦慕宸,三个字远比她想的要难以戒掉。

安念楚深吸一口气,看着自己的白球鞋,嘴角轻笑,暗示自己道:把他当做陌生人,杜绝和他有关的任何消息。

她的电话一响,来电提醒是秦穆澈,安念楚犹豫再三,还是接听了电话。

“秦大明星,又有什么事情?”

“女人,我哥进手术室了。”

安念楚深吸一口气,“别骗我,刚才我看他还好好的,就脸色苍白了点,现在就进手术室?怎么可能?他身体哪里有这么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