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三十二章 手术室(三)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你一个人说可能又有什么用?秦慕宸,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不值得,我说过,我不会动心,我不会动情,更加不可能会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可能!!!”

安念楚有些歇斯底里,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这样,她会动摇。秦慕宸出现的次数越多,她内心里出现动摇的想法也越多。她真的应该果决一点,可斩断这个烂桃花好像比她想象中的要艰难。

有人推门而入,带着墨镜的秦穆澈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懒散的吐出:“女人,我就知道你会来,没事装什么冷酷无情。”

“你……混蛋秦穆澈,你还好意思说!你一天骗我两次!你当我是什么啊!”安念楚很想无视掉秦慕宸的目光,却始终躲避不开。

三个人的房间显得格外诡异,秦穆澈慵懒随意的取下墨镜,勾起唇角,“女人,别在折腾来折腾去了,当初的事情我哥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应该原谅么?不是故意的就应该和好么?秦穆澈,你什么时候转移阵地帮你哥了!你以前不是站在我这边的么!!!”

安念楚咬牙切齿,表情夸张彰显自己的不满。

“至于为什么,我想总有一天我哥会告诉你的,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位了,噢,女人,我帮你把明天的假期请好了。”

“你——”

安念楚还没说后面的话,秦穆澈已经关门离开,她气的大口喘息。

秦慕宸温柔浅笑,递给她一杯温水,安念楚想也没想接过水一口气喝完,“秦慕宸秦慕宸,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有我自己的事情,有我的学业也有我的工作,你不是一样有工作么?难道一天到晚都不需要忙么?男人不是都以事业为重,你怎么就想不开非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他只是微笑,微勾起的唇角,眼底的笑意,让安念楚想到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

她也勾起唇角,只是嘴角有些苦涩。

她说:“秦慕宸,你知道我曾经有多么难受多么痛苦么?你知道一个人被关在一个房间里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么?每天躺在同一张床上,每天面对同一面墙壁,填满我内心的是恐惧,是害怕。可那个时候,我竟然还对你有一丝丝的期待,可最后呢?你真是让我彻底的失望。”

她说:“曾经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多么的爱你,可有多爱就会有多恨,但我连恨都不想恨的时候,你说,我们之前还剩下什么?我们之间又怎么还会有可能?”

秦慕宸伸手紧紧的搂着她,把她拥入怀中,手臂收紧,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可身体粘合的在紧密,心不在一起,根本没有一丝作用。

彼时的安念楚只想笑,对于他的接触,对于他的笑容,对于他一切的一切,她会下意识的怀疑,她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她害怕,害怕自己再次被伤害,害怕他像噩梦一般缠绕她。

可害怕的背后,竟然有一丝是期待。

在面对秦慕宸的时候,她就是一个矛盾的纠结体。

两个人不再说话,秦慕宸就那样静静的搂着她,安念楚也贪念这一丝的放松。她不想总是去想他的问题,因为那是一个未知的洞,不管她想的多深多彻底,都看不到尽头。

她不知不觉的闭上眼,秦慕宸把她身子放平,躺在她的身侧,看着她的脸,伸手抚摸。

“安安,我们之间到底存在什么问题?”

一夜过去,安念楚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秦慕宸放大的脸,她知道如果自己惊动了他是根本不可能离开的,她轻手轻脚的坐起来,脚还未踩地,就被人一把拥入怀中。

秦慕宸亲吻她的额头,“早安。”

这一幕与影像中的他重合,安念楚猛地摇头,“秦慕宸,我们不是情侣,不是夫妻,不应该有这么亲密的行为!”

他温柔浅笑,好听的声音滑入她的耳中,“安安,我们又一起睡了一夜,难道还不亲密么?”

安念楚双手交叉捂住自己身体,结结巴巴的开口:“反正……反正……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不亲密……一点都不亲密!”

“可我们很熟。”秦慕宸贴近她,对着她的耳朵轻声呵气,那温热的气息惹来安念楚一阵心悸。“安安,我知道你全身上下所有敏感的地方,你说我们熟么?”

“秦慕宸,你可以更加无耻点!”

他躬身舔住她耳后,吮与轻舔,水软而柔滑。

“安安,你知道,我做的出来。”

明明他的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容,可在安念楚的眼里他却是一个可怕的存在。

她深吸一口气,“是,就算熟悉,那也是曾经,我抹不掉那段记忆,但不意味着我要永远记住那段过往。秦慕宸,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可能永远这样,你禁锢不了我,你会疲倦,你会松手。”

秦慕宸不在逗弄安念楚,紧握着她的手,十指交缠。

他手心的温热,他手指的力度,她知道她挣脱不开他。

“陪我一天,好么?”

“秦慕宸,你觉得你这样握着我,我有说不好的权利么?”

秦慕宸温柔微笑,在她的额头又轻轻落上一吻,“乖。”

安念楚心里暗忖:她哪里是不想放抗,她压根知道放抗受伤害的还是自己,还放抗个什么!他手指的力度她了解的很,她根本就无法从他的手指缝中溜走。

她不知道今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跟着他的脚步,她和他的距离就是两人手臂的距离。

一起下床,一起洗漱。

事先已经有车在外等候,安念楚看了一眼秦慕宸,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很全面,她不信他没有预谋!

“去哪里?”

“等下你就知道了。”

他的温柔浅笑,总是时不时就让安念楚晃神。她扭头看向窗外,秦慕宸轻声吐出:“安安。”

安念楚懒得搭理。

“安安。”

安念楚回头白了他一眼。

“安安。”

安念楚爆发了,怒瞪秦慕宸,吼道:“有事你就说,没事请别喊我!”明明她就和他说过很多次,不要喊她安安安安,可秦慕宸根本一次都没听进去她说的话,每次还是照样喊。

他带她来的是一家酒吧,白天根本不营业的酒吧,安念楚不知道秦慕宸是用的什么办法让工作人员给他了钥匙,甚至整个酒吧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空荡荡的一片,安念楚站着,秦慕宸牵着她的手走到沙发上。

轻声吐出,“安安,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地方,我还记得那夜你是什么模样,你还记得么?”

安念楚闷声扭头,“不记得。”

可她哪里都是不记得,她甚至记得的清清楚楚。她记得那夜自己把他当做是鸭子,可偏偏那夜她都还是对他一见钟情,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是一个乌龙。

秦慕宸握着她的手往楼上走,进入一个房间,推开门,“还记得这个房间么?我可记得那次安安你很勇敢的闯进浴室……”

安念楚本来就清晰的记得清楚一切,她想到那次的画面,窘迫的说道:“不记得不记得,我通通都不记得了,秦慕宸,你今天带我来这里的用意就是让我记清楚一切么?我明明白白告诉你,我能记住的通通是你不好的那一面,我能记清楚你是如何让我大出血,如何让我流产的!”

秦慕宸把她牵到床边,双手紧握她的肩膀,“安安,我不是故意的。”

“不管你是故意还是无意,可是事情发生了,不是你的原因难道是我的么?是我让你那么对待我,是我让你害我到流产么?你扪心自问,我中途有多少次说过我很疼,有多少次给你求饶,可是你呢?可是你呢?秦慕宸,你根本就不管我说什么,只顾得自己的欲望。你真自私,自私的夺走了我的孩子,你有没有想过,那个时候的我才20岁,在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之后,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安念楚咧嘴轻笑,“秦慕宸,你永远不能体味得到我那个时候的痛。”

秦慕宸紧紧的把她搂入怀中,“安安,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忘记那段好么?”

“忘记那段?还是忘记所有不好的事情,只记得好的那一面?秦慕宸,我们能不能不要那么假,事情发生了,经历了,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么?”

安念楚有些歇斯底里,秦慕宸死劲收紧双臂。可不管身体靠的多么近,他们两个人的心距离很远。

“安安,我们有过快乐的回忆,难道你就只能记住不快乐的么?”

“是,我只能记住不快乐的,我只能记住伤害过的那一幕幕,你以为快乐是什么?在疼痛和悲伤面前,快乐根本不值一提,我根本就想不到我能快乐,我能笑。伤痛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抹平,就像我们不能回到以前,松手吧。”

安念楚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多少次说的松手,可他还是紧紧的搂着她,不曾松开。

他的温暖,她很贪念,可却不敢在奢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