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二十章 同床共枕(二)

“……什么叫我们睡在一起!!!麻烦用词准确一点,是我们睡在一张床上,呸!是房间刚好就一张床,而且是很大很大的双人床,两个人睡的时候多多有余!!!你没碰我,我也没碰你!”

他轻笑,一双桃花眼更是盯着她,“可还不就是我们睡在一张床上?安妹妹,有些时候没必要说太多繁杂的话,直接明了简单的说出中心思想就可以了。不过就算解释清楚,你觉得有人会相信么?你要不对那个男人说,我们在一张床上睡觉,你看看他会是什么表情,是会以为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还是会以为我们什么都经历过了?”

安念楚很想哭,“谁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谁会知道他会以为是什么!反正我的中心思想是,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们清清白白的!!!”

他拍拍她的肩膀,顺手扣上她的安全带,很是轻松的吐出,“这个我知道啊,我们之间本来就是清白的。”

她略带哭腔,“可是别人都不知道啊——”

“那我也没办法,我可控制不了别人怎么想。”

乔楚启动车子,速度朝医院驶去,看了一下她的脚踝,“现在脚还疼不疼?”

安念楚微微皱眉,“你不说我都忘记了!疼死了,你提醒我干什么!还不如刚才那样分散我的思维!乔楚啊,你太讨厌了!”

“安妹妹,看来我说什么都是错,我闭嘴。”

她怒瞪了一眼乔楚,轻声吐出,“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不过我可是不会觉得麻烦你,最多是耽误一点你的个人时间而已,反正你又不忙,是吧?”

“安念楚,其实我有很多事情的。”

她望向窗外,“有么?可是我没有发现啊,我们那几天不是都一天到晚的在一起,我也没发现你有多忙啊,最多上班的时候有一点,下班之后我感觉你还不就是吃饭洗澡睡觉,和平常人一样啊。”

乔楚额头三条黑线,“安妹妹,难道不觉得吃饭洗澡睡觉是个人都必须做么?还是说你想我像你一样,那几天都不洗澡?”

“滚!我脚好了就洗了!!!我又不像你那么脏,浑身上下都是汗臭味!”

“可安妹妹,现在还是秋天,可不是冬天,几天不洗,我怎么都觉得会有些异味!”

安念楚连忙闻了闻自己的胳膊,没有味道!她回头怒瞪乔楚,“你给我老老实实开车!”

乔楚很是无辜的看着她,“安妹妹,是你刚才要我分散你的注意力,现在又让我老实开车?别总是提出来这么高难度的要求,好么?”

“开你的车吧,我自己分散我自己的注意力!”

她看向窗外,旁边的车子吸引了她的视线,竟然是秦慕宸!他是跟来的?安念楚不太确定,她把目光收回,看着自己的脚踝,那种钻心的疼痛感袭来,更加清楚的提醒她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好像只要和秦慕宸牵扯到的事情,她就总是会受伤。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是他们的命相克?看来她还真是应该到一个没有他出现的地方,至少安全。

“乔楚,你说这一次,需要多久才能好?”

他微微皱眉,“如果没有伤到骨头,应该没什么大碍,如果伤到骨头的话……你要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

安念楚有些茫然,重复了一遍他说的话,“伤筋动骨一百天?如果伤到骨头,就需要休息一百天!不至于吧!如果那样,我是不是就要休学了?”

“你保佑你没有伤到骨头吧。”

安念楚盯着那还缠着绷带的不争气脚踝,心里默念:脚踝啊脚踝,虽然你已经不争气了好几次了,希望这次再怎么也不能伤到骨头,不然废掉的可能不止是你,还有我啊!老天保佑,不要伤到骨头,不要伤到骨头,不要伤到骨头啊……

一路上,她不知道心里默念多少遍,到了医院挂了急症,在得知结果之后,安念楚松下了一口气,幸好没有伤到骨头,不过她要休息一个星期才行,这比之前的三天又长了四天,难道这是让她一个星期不洗澡么!她真的会死的!

安念楚很是不安,看向乔楚,“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要一个星期啊!一个星期啊!!!”

乔楚安抚她道,“没事的,一个星期后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你先好好休息。”

安念楚很是幽怨,墨迹了半天吐出,“难道这是让我一个星期不洗澡么?那样的话,应该真的会臭的,怎么办怎么办啊!快给我想想办法,要不你送我回家?不行,回家了家里还是一样没人……”

“我帮你洗。”

她瞥了一眼乔楚,“别瞎掺和!就算这事情你想帮忙,也还要看我愿意不愿意,何况我在就表明了我不愿意,很不愿意,非常不愿意,特别特别的不愿意!!!”

“那你还有更好的办法么?”

安念楚垂头,“没有,要不然你帮我请一个护士来照顾我?可是我还是会很不习惯,为什么每次受伤的总是脚,如果是手的话,还可以勉强洗澡的。”

“你在这里幽怨也没有用,等下我就帮你办出院手续,带你回家照顾。”

安念楚头更加低了,“乔楚,可是在你家的时候,我都觉得很是不安,总觉得随时要面对你妈妈的提问,总有种骗人的感觉,这样让我感觉很是不好。”

乔楚抿唇,挑眉,懒散的吐出,“是么?”

她点点头,“是啊是啊,所以你还是尽快向你妈妈解释一下,那样我肯定就可以睡你家客房了,更加不会总是麻烦你,也不会耽误你去找别的女人,你不觉得这么对我们双方都比较有利么?”

“可是我最近不是很想找别的女人。”

安念楚很是诧异的看着乔楚,反反复复的盯着她看,“你确实你是本人?不是假冒伪劣产品,这句话怎么听都感觉不像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你竟然会不想找别的女人?你最近是不是X冷感了?一般情况下,你不是应该夜夜搂着女人入睡么?”

乔楚很是温柔的看着她,“可就是我说的,我最近不是有你在身旁么,还需要什么别的女人,搂着你入睡不也是一样么?”

“乔楚,你说这话让我觉得好恶心!这压根适合你和别的女人调情的时候说,真不适合对我说,因为你说这些,让我一个字都无法相信。还搂着我入睡!你想也别想!!!”

“可事实不是摆在你的眼前么?我最近不是一直在你的身边,没有找别的女人么?晚上的时候,我们不也是同床共枕么?”

这几天乔楚身边的女人确确实实只有她一个,他们也确确实实在一张床上,可是……

安念楚想了半响,话还没有说,秦慕宸闯了进来,他的闯入瞬间让病房的气温降低到零下,她扭头,很是冷漠的对他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我现在已经受伤了,麻烦你给我这个伤残人士休息的时间好么?”

秦慕宸紧皱眉头,“严重么?”

“严重不严重都你和没有关系,我自认倒霉,可以么?不需要你赔什么医药费,只是请你马上离开。”

安念楚对着乔楚使眼色,可乔楚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她急不过,伸手拉住乔楚的手腕,“带我回你家。”

她特别把字说的清楚,她相信不仅仅乔楚能听到,秦慕宸应该也能一字不落的全部听清楚,是的,她要乔楚带她会他的家。

乔楚二话不说,横腰抱起安念楚,径自从秦慕宸的身旁离开。

“安安,我不知道你脚踝受伤了。”

安念楚冷冷的吐出,“现在知道了么?如果知道了,就请离开,以后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怕你的不小心你的不知道,让我再次进医院。”

秦慕宸微愣,嘴唇僵硬。

安念楚掐了一下乔楚,低声吐出:“发什么呆,快走啊!”

乔楚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她,良久吐出一句,“安妹妹,你的嘴可真毒。”

“一般一般,毒舌谁不会,学几天不就会了,何况我刚才说的难道不是事实么?我一向是拿事实说话的。这几天需要在借宿你家了,虽然我不认为会麻烦你,但还是先说一声谢谢。”

她闭上眼,头靠在乔楚的胸膛,不算温暖,可现在却是一个让她能安心下来的地方。她和秦慕宸之前,以后到底会如何,她不知道,可现在的她却还是十足十的无法接受,也无法相信他。

“乔楚,你说如果一只动物被另一个动物伤害的很深,那只动物还会去靠近另一只么?我觉得那只动物应该本能的是躲避吧?”

“安妹妹,不需要拿动物来比喻,你的行为很明显的让我感受到,你就是那只动物,而另一只就是刚才的那个男人——秦慕宸,是么?他伤害过你,然后你就排斥他是么?安妹妹,有的时候不要自己局限在自己的思维里,那样看到的东西就太片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