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二十二章 同居(一)

他亲自替她揉脚,那温热的掌心让安念楚心一紧,她扭头,“秦慕宸,你根本就不会揉脚,别把我的脚揉捏的更加严重了!我还不想成为跛子!!!”

看护对安念楚解释道:“小姐,不会的,先生已经练习过很多次了,这样揉脚可以活血化瘀,会让脚好的快一点。”

安念楚绝对不可能对他说谢谢,所以思索半天,缓缓吐出,“浪费时间在我这个没用的人身上可是很不值得的,秦慕宸,这一次你到底是为什么?之前不是说放手了么?说着好玩的?怎么就没见你说话算话一次!”

看护很识时务的离开,还顺手关了门。一瞬间房间里的温度瞬间上升,他们俩的周身也围绕着一种叫做‘暧昧’的氛围,她别扭的开口,“你出去。”

“安安,你觉得我可能会离开么?看护明显是看我在这里,她才离开的,现在我来照顾你,好好的替你揉脚。”他很是仔细,他的眼神专注在她的脚踝上,可越是这样却越是让安念楚觉得不安,这样专注的秦慕宸,他到底是为了她什么?这一次他冲着她的什么?

安念楚拿另一只没受伤的脚踝踢了他一脚,“松手,我不想让你帮我揉脚。”

秦慕宸轻松的接住安念楚的那只脚踝,微微一笑,“原来是没有帮安安揉捏这一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只脚踝不曾受伤,比之前那伤残的脚踝更加敏感,他手掌心的温度,他揉捏的力道她都感受的一清二楚。不知不觉羞红了脸,安念楚讨厌自己有这种表情,她冷冷的吐出,“秦慕宸,几天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而且,你不该照顾我。”

“我为什么不该?安安,若说当初是我伤害了你,也请你给我弥补你的机会。”

弥补?安念楚轻笑出声,“秦慕宸,你要清楚,有些事情是可以弥补的但是更多的事情是无法弥补的。还是你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弥补的?那如果人死了,你拿什么来弥补?我在你身上浪费掉的青春岁月,你拿什么来弥补?”

“只要你提出来如何弥补,我会弥补你。”

他的眼神很坚定,可安念楚却不敢相信。她扭头,“说的真是好听,可如果真的让你做的时候,我觉得你根本不可能做到。而且有太多的事情是无法弥补,我也不需要你的弥补,反倒是我应该感谢你,让我看到了人的多样化的一面。”

秦慕宸皱眉,“安安,我不知道你到底觉得我亏欠你了什么,但是你要我怎么弥补,我一定会弥补。”

安念楚重复了一遍他的话语,“我要你怎么弥补,你就怎么弥补?那我要你弥补我在你身上浪费的青春岁月,你怎么弥补给我?发誓言把你的寿命给我?”

“那我会陪着你一直到头发花白,弥补你曾经浪费掉的青春岁月。”

“果然,秦慕宸,你还真的只是嘴上功夫好。”

他抿嘴,唇角微微上扬,狭长的眼眸为眯,“我只是嘴上功夫好么?”

安念楚被他的气势所迫,结结巴巴的吐出,“难道……还有……别的什么功夫?”

“比如说床上?”

安念楚拿着枕头丢他,一脸你无可救药的表情,“秦慕宸,真没想到,原来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样的色,全部都是饿狼!”

“他动你了?”

她有些诧异,感觉自己好像跟不上秦慕宸的思维,到底什么叫做‘他动我了’?转念一想,恶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啊!思想真肮脏!”

秦慕宸不怒反笑,唇角那微微勾起的一丝弧度,让安念楚有种自己刚才是夸他的感觉。

“你不是说所有男人都一样么?”

安念楚气结,怒气冲冲的吐出,“那只能说明,比你好的男人多了去了!”

她扭头,闭上眼睛,死活不想和他的目光有所接触,可偏偏不管他说什么,都能轻松的挑起她的怒火,饶是最平和的语句,也能点燃安念楚心里的那丝怒火。

他就是她心里的一个刺,任何人碰到都会疼,何况他自己出现?

“脚好点么?”他温柔的问道,安念楚去没好气的吐出,“没感觉。”

安念楚想把脚从他的手掌心抽出,秦慕宸感觉到她的动静,柔声说道:“别动,多揉揉会舒服点。”

她看了他一眼,昏暗的灯光下他显得特别柔和,反而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可恶之人。可她又有错么?她又做错了什么?对他说狠话,嘲讽,谩骂,他一句不回,还温柔以对,能这样对待她的男人有多少?她不知道。可如果到时候他改变了,那她应该如何?

齐彦墨是一直温柔,可她却从未对齐彦墨说过狠话,从未嘲讽过,从未谩骂过。可对待秦慕宸,好像已经近乎习惯。看着他,从嘴里吐出来的永远是刺耳的。

“秦慕宸,我说过,你没必要对我好,我不会感激。”

“没事,我不需要你感激。”

他的语气很平和,甚至带着的浓浓的柔情。如果在以前,安念楚绝对想也不想会依偎在他的身边,可现在……

“秦慕宸,你就非要让我令你难堪么?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对你只会恶语相向。看到你,我心里就不舒服,看到你,我就想骂人。”

他抿唇,好似她说话的对象不是他一般,还柔和的微笑,“你骂,我听着。”

安念楚咬牙切齿,“秦慕宸,你这是怎么了?变得没脸没皮了么!都不知道生气,只知道微笑?这样的你真是让我觉得毛骨悚然,是我身上还有什么你看中的东西么?你要什么,你告诉我,我给你,还不行么?”

“看中你。”

“秦慕宸,不要总是说假话,何况就算你说再多次,你觉得我会相信么?既然是让人无法相信的话语,你又有什么必要说,还是你比较喜欢白费唇舌?”

他勾了勾唇角,“好,我不说。”

安念楚看着他,现在的他温和至极,仿佛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像是把她宠在手心,可这种感觉却又让安念楚害怕至极。宠溺,是好还是坏,她现在心里非常清楚。在面对秦慕宸的时候,那种想靠近却又害怕的想法在她的心底缠绕,她始终打不开那个只有她自己才能解开的结。

“秦慕宸,拜托你能不能不要一副圣母的模样,我说什么你就是什么,还脸上都带着微笑?难道我说让你死,你也微笑着去死么?你的脾气呢,一点点都没有了?还是我说的话还不够狠,没有刺激到你?”

他微笑以对,手掌还是很温柔的替她揉捏着脚踝。

安念楚看了看时间,他竟然替她揉捏了半个小时之久,乔楚也曾帮她捏过脚,但不到三分钟乔楚就会抱怨累而停手,他是不累么?可他累不累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再次开口,冷冷吐出,“看来真的是我说话不够狠,我真应该去学学如何骂人,如何快速的找到对方的致命弱点。”

“安安,你不需要学,你知道我的弱点是什么。”

“秦慕宸,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了解你,我连你的喜欢什么东西都还不清楚,又怎么会知道你的弱点是什么?我从未彻底看清楚过你,当初的你是那样,现在的你是这样,我如果了解,也不至于被骗的那么惨。”

她嗤笑,这足够熟悉的环境,这足够令她脑海里的那一幕幕更加清晰,她对于他已经不再有一丝幻想,可始终有些东西,有些印象是她抹之不去。

坏到至极的是抹不掉的,好到至极的同样抹不掉。周而复始的在她心底萦绕,她试着去忘记,却始终忘不掉那些刻骨的印记。

“我没有欺骗过你。”

安念楚苦笑,直至今日还对她说没有欺骗过她?那以前的事情,都是什么?都是她自己欺骗自己?

“秦慕宸,你果然足够无耻。”

他也从不解释,只是对着她微微一笑,好似那抹笑容可以抚平所有的事情一般,这点最让安念楚受不了,有还是没有直接说清楚不就可以了,微笑代表什么,代表你做过还是代表你没做过?

“脚踝还疼么?”

“秦先生,你觉得红肿成那样,被绷带都快裹成粽子了,是轻松揉几下就能好的么?”

秦慕宸不再言语,仍是仔细的替她揉捏脚踝,可安念楚却看到他额头上渗出了汗渍,是累了?她把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看着这熟悉的房间,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一般。

曾经有过温馨也有过疼痛的房间,她问道:“房间怎么这么阴暗?”

秦慕宸缓慢的放下她的脚踝,起身的时候还揉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走到窗前拉开帘子,阳光一下子透了进来,扫尽了刚才的阴暗。

“饿不饿?”

他一直温柔以对,可面对这样的他,安念楚还是无法摆脱内心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