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二十五章 生病(一)

他对着她的耳呵气道,“你说呢?”

安念楚有些风中凌乱,从开始到现在,他竟然能一字不落的记住上一次他们之间的对话,她是该说他记性好,还是该说他脑子真的烧坏了?

但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看着他,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瞥向了他的唇,绯色的唇瓣,好似有着极致的诱惑,好似在对着她招手,天,她竟然被他弄的也总是想到那一天的事情,她难道也发烧了?

“秦慕宸,你别给我装不舒服!别给我装失忆!赶快从我身上起来!我再次重申,我是个伤残人士!伤残人士啊!!!懂不懂什么是伤残人士,你现在压着我,我连想反抗都不能放抗!而且我脚踝很疼非常疼!”

他带着一丝笑意,轻声说道:“我怎么过分了?”

安念楚不仅仅是嘴角抽搐,她觉得她的眼睛也应该抽搐,他是在场景回顾么?还是像电视剧里一样的重新录制NG的片段?“大哥大叔大爷,别欺压我这个伤残人士行不?”

秦慕宸笑意渐深,唇角上扬,“你投怀送抱,我有理由拒绝么?”

安念楚暴怒至极,“混蛋!!!谁投怀送抱!早上是你把我带过来的,又是你把我放到你的床上,又是你压在我的身上,请问,我哪里投怀送抱了!!!”

她忽然有些头疼,她简直要被他折磨疯了,他怎么能这么折磨她!一个健康的不能再健康的正常的成年的男人竟然压着一个伤残的瘦弱的女人,还不管她说什么,他的回答都按着那天的一一接话。

“昨晚你拽着我的手不放,早上趴在我的身旁,刚才还在我身上乱摸,你说算不算投怀送抱?”

安念楚简直气到不行!猛地侧头,两个人鼻子相碰:“你……你……混蛋啊!秦慕宸,你给我清醒一点!这不是那天早上,现在都已经是下午了!!!”

她还真是完完全全就轻松的被他带入到了上次一模一样的情景中,甚至她的言语从不一样到类似再演变成了一样!秦慕宸,你到底是有什么魔力!!!

秦慕宸微微一笑,安念楚苦笑:“难道你病了都要折磨我?天,我这到底是有多倒霉!”

“可你现在找到了,不是也一样没有离开?”

他的笑容很温暖,可安念楚却哭笑不得,“麻烦请你从我的身上下去,我现在很难受,我现在简直不能呼吸,我现在真的恨不得捏死你!!!”

“可我就是不想放开。”

秦慕宸舔舐她的脖子,贴近她的耳垂,暧昧的香气一时间弥漫在他们周围,安念楚额头渗出了汗水,想反抗却又无能为力,她想躲避他,可偏偏躲不开。

她还真是陪他又演了上次的那一幕,可她现在该怎么办,不管她说什么不管她做什么,他的思维他的言语都停留在上一次的对话中,甚至连表情连动作都近乎完全一样。

“秦慕宸,是不是发烧烧坏脑子了!请你不要把上次已经发生的事情在对着我演习一遍,可以么?那样只会让我想到上次发生的事情!而且是特别糟糕的事情!!!”

安念楚脑子有些昏沉,本来那些事情她就记得特别清楚,再被秦慕宸演习一遍,脑海里印象甚至能清楚到一词一句。上一次那些拒绝他的话语,她现在几乎可以记住的清清楚楚,可这些,她甚至想到心口都会隐隐作痛,何况是面对现在的秦慕宸?

秦慕宸的嘴角轻扬,低沉沙哑的嗓音从她的头顶响起,“我只想要你,只想要你爬上我的床。对你这个答案,你满意么?”

安念楚扶额,面对沉浸着好像沉浸在自己世界的秦慕宸,她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就好像一个局外人,看着他一个人演绎着独角戏。她是不是该配合他演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秦慕宸,让安念楚觉得有些心疼,可这明明就不是她应该有的情绪,她应该吼他,她应该骂他……

她一言不发,可目光却定格在他的身上,她清楚的知道下一句他会说什么,只是想,她的心都是疼痛的。

“安安,重新在一起就这么难?”

安念楚闭上眼,她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样的秦慕宸,她说不出一句狠话,是因为他病了?还是因为她心软了?

“秦慕宸,我还是那些话,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时间不可能定格,脑海里的记忆也永远抹之不去。你觉得是我一句:我们重新在一起,就完事了么?那后续呢,我们如何重新在一起?把那些不愉快的画面统统删除,只记得开心的事情?那样还不是在自欺欺人。”

秦慕宸表情有些失落,微微皱眉,“你为什么就是觉得我是玩弄你?”

安念楚苦笑,真是不管她说什么,他都是在演绎自己的那段剧情,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手腕反被他捏住,“秦慕宸,你病了。”

“我没有。”

安念楚看了他一眼,这不是上次的对话,她开始庆幸他终于不在对着她演独角戏了,可是……

秦慕宸的话刚说话她还在庆幸的时候,他的嘴唇覆上她的,安念楚还有些微懵,瞪大了双眼看着他,刚才不是已经清醒了么!!!怎么又和之前一样了!!!还是摒弃了言语,直接上来行动。秦慕宸,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想说话,可她张开嘴的时候,他的舌已经滑入她的贝齿,于是乎将她所有的言语都淹埋在这温柔的缱绻。

他的技巧这样好,安念楚只觉头晕目眩。唇舌都被他挟持着,任他予取予夺。他们两个人就这样身子紧贴,辗转厮磨。

真是和上次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脚踝受伤,连想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她想说话,她想让他清醒一点,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深情专注的目光,她甚至觉得之前是她在演独角戏,而他好像所有的言语形成的程序都是为了现在这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