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二十七章 生病(三)

安念楚看了一眼,埋在她前胸的秦慕宸,好像现在就算她喊停止,他也无法停止下去了。他仿佛感觉到她的目光,顺着脖子向上,有把吻落在了她的唇上,“安安,我好想你。”

他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便加深了这个吻,反复舔舐她的唇瓣,摩裟着她的唇珠,引诱着她的舌尖。他的手掌向下,划到某处停下。

秦慕宸紧紧的压着她的身子,两具身体紧密的贴合,她的柔软触动着他的心弦,他轻松几下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再次把她压在身下。

最后的屏障都没了,房间里只能听到两个人低喘的呼吸。空气里都仿佛迷茫着灼热的味道,他们两个人的身体更是有着一丝丝热汗。

“安安,留在我身边,不要离开。”他的模样那般认真,深邃的眼睛里藏匿了所有情感,只是这一句话他已经说过很多次,只是她从未放在心上。留在他身边,陪着他?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

安念楚有些懵,在没有做任何反应之前,她大脑里只有一个字——痛,差不多已经有一年空白的时间导致她对突然的入侵有点吃痛不住,微微张开的嘴还在他的亲吻下发不住声音。她已然开始后悔,可是没办法申诉,下意识的想推开他,腰更是极力躲闪,为了缓和那难熬的疼痛和不适,可这一切早已不在她能掌控的范围。

现在的她动都不敢动一下,越是挣扎越是疼,甚至这些疼痛让她忘记了脚踝上的伤。

等急风骤雨的秦慕宸觉察到问题时,安念楚已经皱眉多时,眼角也早已湿润,他拽过她两条腿靠近自己,松开她的嘴唇,果然,肿胀厉害的红唇有些痛苦的*,他心疼的问:“疼?”

“混蛋,你说疼不疼!快从我身上下去!!!”

秦慕宸的动作变得缓慢,低声在她的耳旁吐出:“那我们慢慢来。”

接下来他果然很温柔,或者不能用温柔来形容,他根本慢慢的勾起了她的情|欲,他的手指仿佛比她更了解她的身体,在她身上最为敏感的地带流连忘返。

沉重的呼吸声与娇喘成了这里里唯一的声音,激|情暧昧的浓郁味道弥漫在他们之间,弥漫在这间属于他们俩的卧室……

被他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安念楚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累到睡着的,光洁身子上有一只手还放在她的身上,刚醒时的迟钝意识在骤然间清醒。

她艰涩地把放在她胸部的那只色手移开,鼻尖传来他的气息。那狼藉一片的房间,安念楚忽然头疼不已,作为一个伤残人士,她连想逃跑的能力都没有。可现在的她甚至不敢去面对他,她怎么能在拒绝过他千万遍之后,还跟他上了床!

天,这是她从未想过的事情啊。她不想的!下午那个时候的她肯定是大脑抽风了,就算他是生病了,她应该的是打电话120,而不是把自己送到他的身下啊!!!

完蛋了,她到底该怎么办!!!

安念楚看着秦慕宸,那静距离的观察,让她微微愣住。

只是一年的时间,他好像比以前更加有魅力,五官轮廓也更加迷人,身上更是没有一丝赘肉。

那昏暗光线打在他的脸上勾勒出傲挺的鼻梁,下巴线条极具张力,还有……那双沉黑深邃的墨眸,他比之前更加让人沉醉,而她……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有那一点点魅力吸引了他。

“安安。”这是他睁眼后第一句话,勾起她的下颚,亲亲浅薄的印上一吻。他的唇角带着丝丝笑意,手臂再次攀上她的腰肢。

安念楚想摆脱这份尴尬,伸手去摸他的额头,他竟然完全好了?之前滚烫的额头现在和她的温度一样,她现在还有什么借口?她半天想不到一个理由,闭上眼,快速的吐出,“秦慕宸,你什么都不要说,听我说,今天的事情就是一个意外,你病了,我也病了,两个身体都不健全的人做到事情不能当真。”

秦慕宸微勾唇角,一只手掌在她的腰间画着圈圈,贴近她的耳,低声说道,“可我们什么都发生了。”

“都说了,生病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不能当真,难保不是一时冲动。”

他却毫不在乎她说的话,还是一副温柔微笑的模样,“那我愿意一直病着。”

安念楚戳他的脑袋,“秦慕宸,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愿意一直生病?你果然病的不清,现在立刻从我身上下去,立刻去医院!!!”

突然秦慕宸靠近她,收紧手臂,将她揽进怀里,唇也俯到她耳畔。“你就是我的药。”

她的心甜甜的,可饶是这样,她还是张牙舞爪的吐出,“谁信啊,秦慕宸,你这说甜言蜜语的本事长进不少,看来对很多女人下手过?”

秦慕宸亲吻她的额头,“这些话只对你说过。”

“我才不相信,秦慕宸,我都已经说过了,刚才发生的时候纯属于意外,我们之间是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可是,已经发生了,怎么办?”

安念楚深吸一口气,快速的吐出,“但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那就忘掉啊,一场欢愉,对于你而言,又不会亏,亏的只会是我,我都不计较了,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要来计较么?”

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两人本就赤|裸,那皮肤相贴的触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微微愣住,秦慕宸抿唇微笑,“不如我们再来一次欢愉?反正你不计较刚才,应该也不会计较现在吧,安安?”

“秦慕宸!不要偷换概念!刚才不计较并不代表现在不计较!麻烦从我身下下来!!!”

安念楚再咆哮,可秦慕宸只是微笑,不言一语。

“混蛋啊!!!你到底想干什么!还有,你之前到底是生病了还是装病啊!!!秦慕宸,你到底记得不记得你之前说过什么话啊!!!”

她几乎每一句都少不了末尾的感叹词,可明显那个感叹词在她的表达之下,有些惊悚。

可秦慕宸唇角的笑意未减分毫,他亲吻她的额头,然后头向下,鼻尖相碰,他轻声说道:“印象不是太深刻了,你帮我复习一下吧。”

复习?安念楚瞪大了双眼看着秦慕宸,尖叫道:“你让我帮你复习!秦慕宸!你这话说得出口!你不是记性很好么?你不是连前几天的对话都记得一清二楚么?你现在来告诉我印象不是太深刻!你说谎话也找沾边一点的可以么!!!”

“安安,你声音有点大,隔壁会听到的。”

安念楚大声尖叫:“啊啊啊啊……听到最好了,让人看看,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伤残女人,你丢脸不丢脸!”

秦慕宸勾唇而笑,指了指地上凌乱的衣衫,“安安,这要是有人进来,你比较吃亏。”

她推搡着他的身子,“混蛋!还不从我身上起来,我脚踝疼死了!!!”

“可是我没有压倒你脚踝。”

秦慕宸这般说,但还是从安念楚的身上下来,很是温柔的替她揉捏着脚踝,而他坐着,她躺着,安念楚猛地扯被子整个盖住自己的身子,只留下脚踝。

“还疼么?”

“疼,疼死了。”

安念楚的脚踝只是有一丝微微的疼痛,但她看着秦慕宸那么认真的替她揉捏,她想也没想直接回答。可那一瞥不要紧,他就那样浑身赤|裸的坐着,安念楚连忙捂住自己的双眼,尖叫道:“啊——你没穿衣服!!!”

秦慕宸对着她微微一笑,“安安,你也没有穿。”

她紧紧的捏着被子,“可是我盖着被子在!!!你个暴露狂!!!手脚健全,不知道穿衣服啊!!!”

“这里是我家,我在自己家不穿衣服,不违法吧?”

安念楚死死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可是这里还有我啊!!!又不是没有人!!!”

秦慕宸很是暧昧的吐出,“安安,你又不是没看到过。”

“啊啊啊——”她她她……被秦慕宸气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尖叫,而后结结巴巴的吐出,“谁……谁……看过啊!我才没看过呢!秦慕宸,你真是暴露狂么!我还不想张针眼!你穿衣服!穿衣服啊!!!”

他把她的脚踝放下,下床。安念楚松了一口气,可现在脚踝半残废的她,连离开的能力都没有。下午发生的事情,她到现在都还无法消化,她那会儿肯定是脑子抽风了!不然怎么会顺着他的意,发生那样的事情!她应该反抗,她应该拒绝,她应该打110报警的啊!她怎么接受了么!怎么还和他上了床么!怎么……

天啊,她不是应该忘不了那些阴影么!她不是应该像上次一样反抗么!可为什么看到发烧的秦慕宸,她却顺着他的意,往下了呢?下午的时候到底发生了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