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五章 安全感(二)

他伸出手臂,紧紧的搂住她的腰肢,唇贴近她的耳,轻声呵气道:“不如我们生一个吧。”

安念楚摇摇头,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会提到孩子的话题,可在她的心里还是有一个关于孩子的阴影,那是第一个从她的身体里流走的血肉,她一想到都会心疼。

“我看你很喜欢小孩子的样子。”

“刚才没想到那么多,而且我还小,现在做妈妈太早了。”

秦慕宸把她的头扒到他的肩膀上,“安安,我知道你为什么难过,那次让你流产我也很难过,以后不会了。”

安念楚闭上眼,不说一句话,只是仍有他紧紧的拥抱。

曾经的她多么喜欢能留下那个孩子,能让他们之间有一丝丝的联系,可她却不曾对他说起。当孩子离开她身体的那一刹那,她真的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一块血肉被硬生生的割了下来,那种血淋淋疼痛的画面,她忘不了。

她抬头看着秦慕宸,是眼前这个男人让她经历了那一切,可依靠在他的身旁,她会很安心,她会觉得很温暖,连以前那总是浮现在她眼前的疼痛画面现在也少之又少。

“怎么办?吃不下去了?这可是你辛辛苦苦给我做的第一顿饭。”

秦慕宸把她抱到了床上,亲吻她的额头,“等你想吃了,我再做给你吃。如果难过,就闭上眼睛,睡会儿。需要我抱着你么?”

“我哪里那么柔弱,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知道你有很多工作的。”

安念楚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们之间本来就有很多禁忌,好像一触碰,她就像一只刺猬一样,饶是他陪伴在她的身旁,她都觉得被开水烫一般,疼痛不已。

可她却要学会忘记,却要学会抹平自己内心的伤痛,因为她不想让他总是看到她疼痛的那一面。她既然已经选择在他的身边,又怎么能总是露出疼痛的表情,她应该开心幸福的和他在一起,不是么?

她应该是幸福的,她应该微笑。

一觉醒来,竟然天都亮了。安念楚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她突然感觉一阵疲惫,这是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她睁开眼睛看不到秦慕宸。

侧耳倾听屋里的动静,可是屋里却是一片寂静,她忽然很害怕。在享受过甜蜜之后,她总是会担心这是一场梦,当她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她还是一个人,就好像现在,她靠着床沿坐起,独自看着那空荡荡的房间。

无声的轻叹一口气,她闭上眼睛,露出一抹苦笑。

她觉得自己开始患得患失,虽然她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毕竟他有他的工作,饶是之前一段时间都通通陪伴在她的身边,可就像她有自己的课业一样,他也有自己的工作需要忙碌,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她怎会以为他们重新在一起治好,他会完全改变生活步调呢?

她是个笨蛋,明知道会这样,却还带著期待,活该会失望。曾经的她可以和他一天到晚的在一起,那是因为 白天上班地方一样,可是现在,她不再是他手下的员工,而是一个学生,她的使命是好好学习,而他的使命则是认真工作。可她还是想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他,还是想每时每刻都和他在一起。

好累,为什么才刚刚睡醒,她又觉得好累呢?

因为她的累不是生理的,而是心理的,对于他,明明不想要求太多,可只要他对她好一分,她则会想去贪念他十分的好。爱情明明应该是甜蜜的,可她却总是会有苦涩的感觉。

也许她之前根本就不该给他机会,那样的话,她不会要求那么多,她也不会总是想着贪念他的好,现在的她敏感到不行,一点点小事情都能触动她的心。那样,她就不会这般难过。

泪水不自觉的从眼角滑下,凝聚成一波又一波热流。

她并没有任何想哭的感觉,但是为什么眼泪就是止不住呢?

讨厌哭泣,她伸手将眼角的泪水抹去。

突然听见客厅里传来大门开锁的声音,她猛然一愣,狐疑的从床铺上爬坐了起来。

谁?是他吗?

安念楚转头看了床头边的闹钟一眼——九点一十五分。

这个时间,他应该早已到公司了,怎么可能还会回来?是因为什么东西忘了带,半路又折回来拿吗?

确定已将脸上的泪痕全都抹干净后,她起身下床准备走到门外去看看,怎知她都还没走到房门口,房门就率先被打开,穿著一身轻便服装的秦慕宸蓦然出现在她面前。

她呆愣住,他却朝她露出一抹温暖至极的微笑。

“醒了?我刚买早餐回来,正好可以趁热吃。”他说着便走向她,然后低头吻了她一下之后,便牵起她的手走出房间。

安念楚呆呆地任他带著自己走,脑袋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作用,直到被他按坐在沙发上,双手间塞进一份小笼包,她的脑袋才慢慢地恢复思考的功能。

看他穿著休闲衣服,头发还有一撮因睡觉而翘起来,悠闲的姿态一点也不像是要去上班,因为忘了东西在半途折回来的样子……

不对,他刚才跟她说了什么?

刚买早餐回来?

证据现在正握在她手上。

所以他刚刚并不是去上班,而是去买早餐?

可是这样对吗?他不是应该去上班的么,而且他竟然给她买小笼包?她之前在以前提过一两次,没想到他竟然能记住,可他不是最不爱去哪种街边小摊么?这太不寻常了。

“这是你买的?”放下手边的包子,她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记得你说你喜欢是这个,还是我买错了?那里有很多不同的口味,我随便挑的。”他微笑的对她说道,安念楚摇摇头,眼眶却有些湿润。“没买错,很好吃。”

秦慕宸揉了揉她的头发,发现了她刘海半遮住的那双红红的双眼,“怎么眼睛红了?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