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三十四章 一场闹剧婚礼(二)

秦慕宸捧起她的脸颊,逼着她与他对视,“安安,该发生的怎么都会发生。”

她瞳孔放大,眼神迷离。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可是她的父亲,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她绝对不相信他会贪污,绝对不信。

可他妹妹临走时的表情,让苏念安害怕。那是一种胜利的表情,肆无忌惮的显示出她的张扬。

被秦慕宸带回去,她却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她甚至希望现在在警察局的是她,而不是她的父亲。

苏念安垂着眼眸,看着地板。秦慕宸喊了她几声,都没有回应。无奈之下,他把她抱到了浴室,“老婆,不管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你先洗澡,有什么事就喊我。”

她看着他嘴角浅浅的笑容,心里的酸楚波涛汹涌的翻滚。明明什么都和他没关,他还一直守在她的身旁,她却怎么都笑不起来,怎么都无法释怀是他的妹妹带走她的父亲。

“老板,对不起,对不起……我……”

苏念安哽咽,秦慕宸揉揉她的长发,她看到了他眼底里那种自然而然的宠溺,温柔而认真。“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她点点头。

苏念安任由温热的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脑子里却是止不住的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发生的太快,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整理,一想到婚礼上的那一幕,头疼欲裂。

等到苏念安洗完澡走出浴室,看到秦慕宸坐在客厅里拿着电脑工作,尤为认真,听到了浴室的门打开,便霍然抬头。

“洗好了?”

苏念安点点头。今夜……她该睡在哪里?

看着秦慕宸走进浴室,她还是进了主卧室,他们已经算是夫妻,他对她那么好,她不能任性,不能只顾着自己的感受,而不考虑他的想法。

他宠她,疼她。她以后绝对不能再说那些不和他结婚的话,绝对不能!

他很快便进来,看着她,温柔的说道:“我帮你吹头发。”

他拿来吹风机,将她的身子扶直,动作轻柔,生怕弄疼她。

苏念安抬头,他的眼神很专注,带着几丝宠溺,带着几丝认真,她咬着嘴唇。越想越觉得自己之前的话很过分,若按着哥哥的话,母亲没考虑她的感受,可是她,没有考虑到一点他。

她才是那个最过分的人。

他那么的宠溺她,不管发生什么都陪在她的身边,无微不至,可她——

她伸手握住他的手掌,侧身看向他,“老板,我是不是很过分,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保护我,照顾我,我却说出那番话……你会生气么?”

秦慕宸怜惜地望着她,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不会生气,只希望安安开心点,不要难过。”

可是怎么可能开心,怎么可能不难过。那么疼爱她的父亲进了警察局,从来没打过她的母亲打了她一巴掌,还说没她这个女儿。她内心不够强大,发生这些事情后,她笑不出来,她走不出悲伤,想到的也只是难过,心疼。

他捧着她的脸颊,在她的唇瓣落上一吻,“老婆,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我们应该开心。”

苏念安咬着嘴唇看着他,“老板,我……”

秦慕宸点点头,“乖,睡觉吧,累了一天。”

她平躺下,他掀开被子躺在她的身侧,只是揽着她的腰肢,两人紧贴,却没有继续的动作。

苏念安侧头看着他,低声说道:“老板,谢谢你。”

头顶传来温柔而低沉的声音,“夫妻之间不需要说谢谢,晚安。”

她闭上眼,脑子里就不停的播放婚礼上的那一幕幕,额头上冷汗直冒,它好像是她的梦魇,死死的拽着她不松开,一次次清晰的回放,最后都定格在那个女人胜利的微笑,她的笑容不断的放大,苏念安内心里的不安也无限蔓延。

蓦然睁开双眼,眼前漆黑一片,她竟然觉得漆黑的世界很美好,不会总是反复的提醒她今天的事情,不会总是让她想到那抹胜利的微笑。

“老婆——”

“恩。”

“睡不着么?”

“恩。”

秦慕宸让她的头枕着他的胸膛,柔声说道,“我也睡不着,结婚那么重要的事情被破坏,害的老婆情绪低落,可我却不能责怪妹妹,她公务在身,不管在哪里她都会执行,这是她的行事作风。看着老婆哭泣,我的心都揪起来,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分担,别让自己太辛苦,好么?”

苏念安抱着他的胸膛,哇哇大哭。

“老板,不怪你也不怪你妹妹,可是我心里就是不舒服,为什么偏偏发生在我们的婚礼,为什么偏偏是我的父亲,他很清廉,他从来不会接受别人的贿赂,从来都没有动过歪心思,可为什么还有人举报他贪污,他为人那么好,那么疼我和哥,那么亲民,为什么他还要被带去警察局……为什么母亲还要打我,我是爸的女儿,我怎么会去害爸,我也难过,我也伤心,为什么妈还说没有我这个女儿……”

苏念安大滴大滴的眼泪打湿了他的睡袍,她抽噎,咽了一口唾沫,继续说:“老板……我觉得……我是不是被抛弃了,是不是没人会要我了,是不是以后没有家可以回,是不是以后没有人在疼我爱我……”

秦慕宸轻轻拍打她的背,替她顺气,低声说道:“有我,我会疼你,会爱你,会宠你。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我不会不要你。”

苏念安哭声更大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死劲咬着嘴唇,可嘴唇的疼痛远远不及心那么疼。心好像被刀割了几道口子,不管如何包扎,还是会疼。

“安安,别哭了。”

他替她擦干眼泪,紧紧的搂着她,安抚她。

半个小时候,她才勉强入眠,双眼红肿,眼角还挂着泪珠。他心疼她,却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她轻松,今天对于她而言过于沉重。而他却说不出她父亲可以回来这样的话来宽慰她。

他的妹妹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是不会采取行动,只要采取,必然证据是足够让人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