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三章 宠爱(一)

如果他是假装对她好,不管再怎么温柔,总会露出痕迹,她会去寻找。如果不是,她会好好珍惜他的宠他的爱。

夜幕降临,她不知道如何度过这样的夜晚。昨夜的事情她更是不敢相信,她无法也不能做到身心不一,不能接受他过于亲昵的行为,比如说夫妻间应有的X爱。

他的搂搂抱抱,他的唇他的吻,他磁性的嗓音,总会有一丝让她忘我的沉浸。可醒来的背后,她会自责,会自责为什么自己会沉浸在他编织的甜蜜噩梦里。

可从他的表现,她发现不出一丝的虚假,一丝的伪装。是他太高明,还是她脑子里认定他就是真实。

如果世界上有一种东西能一下辨别人心该多好。

秦慕宸头靠近她的肩膀,轻声说道:“安安,开心点。”

苏念安顺势把头靠在他的胸膛,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一下又一下,他不在吻她的唇,只是紧紧的搂着她,传递着他的体温。

一夜天明,苏念安不知道是如何度过那样一个夜晚,可等待天明之时她开始想,她应该如何度过日后的每分每秒。他们几乎24小时在一起,可仅仅那不在一起的时间,等待她的就是噩耗。

“老婆,早安。”

“早安。”苏念安闷声说道,刚起床声音还有些沙哑,喉咙里感觉有东西卡着,不舒服的咳嗽。他轻轻拍打她的背,帮她顺气。

在平常不过的早晨,却点亮她心中的点点温情。

她不想怀疑他,或者说她只是想证明他是爱的,而不是为了报复。她的撒娇,她的臭脾气,他一一包容,他的宠他的爱,她更是想要一辈子。

可能是因为害怕,因为担忧,所以过多的去猜忌,去遏制住内心想靠近他的冲动。偏偏越是遏制,心底那股冲动愈发的明显,他一点点的温柔一点点的疼爱都会被无限的放大,让她去找他的伪装让她去找她的爱。

“我真不好。”

秦慕宸拦腰把她抱起,在她的额头落上一吻,“别乱想。”

苏念安看着他,他的眼眸里是她缩小的剪影,以前她不会担心那么多,她包裹住自己,不和太多人接触,久而久之她习惯的是简单,活的开心。可那场婚礼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好像偏离了她的生活轨道,她不再简单,不再开心,以前她以为一辈子会握在手心里的,统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有了他的存在,他给她温柔,他给她阳光,他如空气一般被她说习惯之后,秦沐丝的出现,开始让她猜忌,让她开始恐慌。

她曾多么希望他不要出现在她的世界,可如果那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那她孤单一个人的时候,将没人给她依靠。可如果那一切和他有关系,就算有他的依靠,她为之失去的太多。

可想这些又有什么意义,这一切已经发生。无论和他有没有关系,她的父亲已经在监狱,她的母亲也已经和她脱离收养关系,剩下疼爱她的哥哥,也甚少的联系,尹碧蔚更是沉溺在男人海中无暇顾及她。

除了他,她身边无一人。

他把她放下,苏念安开始洗漱,脑子里思考问题,竟然错手拿了他的牙刷,反应过来之时,牙刷已经在嘴里开始运作,她有些窘迫,连忙冲洗之后递到秦慕宸的手里。“不小心拿错了。”

“没事。”

他抿嘴,勾起唇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苏念安别过头略显羞涩。她的小心脏快速的蹦跶,她对于他的一切还是那么的没抵抗力。

“老婆,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不像平时的你。”

苏念安把牙刷从嘴里拿出来,漱口之后回答,“只是想到一些事情,都是我自己的原因。”

“不管如何,都不要委屈自己。”

她点点头,大脑开始继续游离,漫无边际的寻找蛛丝马迹。秦沐丝说的有两点,第一,他们结婚是假,第二,父亲贪污的事情他先就知道。

第二点尚有难度辨识,但是第一点,那份文件里面都清晰的证明了她还是未婚,他们两个人没有一丝关系。不管真假,她要去查。如果是真,她会离开,到一个没有他的世界,用时间去填补没有他的空缺。

秦慕宸,不要连结婚都是假,不然——

整整一天,他无时无刻不注意她的动态,起身他就会问怎么了,趴在桌子上,他会把空调温度调高,并把外套搭在她的身上。

原来她现在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会收录在他的眼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再是她抢先替他按摩替他煮牛奶,换成他的时候,她格外觉得贴心,被遏制住的情感无时无刻不冲击她的心。

她抬眼,看着他略带疲倦的神态,轻声问道:“没睡好么?”

“恩,总是忍不住想是不是我惹安安生气了。”

苏念安眼睛有些酸涩,他是那么的宠她,甚至到了溺爱的地步,她为什么回去猜忌他,为什么仅仅因为几句话,就想忽略掉他之前对她所有的好,就想把那一切打上违心的标签。如果是违心,这不算长的一段日子,她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她真的好傻。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她的错,她不该……不该……怀疑他……

秦慕宸抹掉她的泪水,吻了她的眼角,“安安,夫妻之间没有什么对不起。”

可她真的错了,而且错的太离谱了,如果否定那一切,她甚至想否定这么多年来她的成长,她甚至想否定她的存在意义。

慕宸,对不起。

她在心底大声的说道,那被遏制住的情感崩堤,她双手攀上他的肩,环住他的脖子,贴上他的嘴唇,略带笨拙的方式却勾起了秦慕宸的欲 望,他不满足她的浅吻,夺回主动权,霸占她的唇齿,舔舐她的舌尖,那一瞬间好像有电流,从她的身体内,呼啸而过——

他的舌纠缠住了她的舌尖,用要将她吞下去的力道吮 吸着,恨不得将她整个吸入他的唇中,与他融合成为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