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二十二章 小叔挺好(二)

兄弟情深表现的很彻底,可为什么不吝啬一点分在她的身上?秦慕宸,我在你心里就是那么的没分量么。苏念安自嘲道,她又怎么可能会有分量。

从浴缸里起身,穿好睡衣,走到床前,床头甚至都摆着他们的结婚照,那刺眼的照片,她明明记得她都撕掉,怎么又出现在这里。

心有些疲倦,她伸手拿着相框,看着照片里两人的笑颜,她想笑也想哭。曾经的温暖,曾经的依赖,当那一切不复存在,彼时的她连平静的去回想当初的勇气都没有,真是物是人非。

当初的她从未想过现在会发生的事情,而现在的她只是觉得当初那一切虚幻的好似一场梦,现在才是她繁华一梦之后的真实生活。

她放下照片,掀开被子,躺在床上。

安静而空荡的房间,她已经很习惯。可她还是很以及非常不喜欢,被人宠在手心,又从云端掉落,她会不止一次的想以及回味当初的幸福。

现在的她就好像被困与此的玻璃娃娃,他怕她碎,所以好好保护,可他不曾想过,她有没有想要这样的保护,他有没有想过她想不想呆着这里。

苏念安闭上眼,房间外面已经没有一丝声响,她想秦穆澈应该离开,至于秦慕宸——

她知道她睡着了,他就会搂着她一起入眠。

与伤害过自己好几次的男人同床而眠,她却从未表现出一丝不满,苏念安都很不明白自己的心,她应该是恨他,应该是恨入心扉,可为什么就是狠不下心割断与他的纠缠?

她,根本就从未想放手。

她反反复复的让他放开她的手,只是为了找到一个理由说服自己离开,找到一个理由说服自己不要在妄想他的温柔,不要贪念他的味道。

可他不在的时候,她很快就睡着了,今天怎么都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为什么睡不着为什么睡不着?苏念安反反复复的问自己,但统统是没有答案,她数过小羊,听着轻柔的音乐,甚至在心底一直暗示自己睡觉睡觉睡觉,可大脑就是异常的清醒。

她到底是怎么了?听到推门的声音,苏念安身子僵硬,心扑腾扑腾死劲狂跳,是害怕?还是……苏念安分不清自己的心思,只是他越来越靠近,她的心也跳的越来越快。

她甚至在装睡,他掀开被子,他——

苏念安猛地翻身,力气过于猛烈,被子也被带动。他没有说话,只是很温柔的掀开被子,替她掖好被角,伸手搂着她的腰肢,迫使她的身子紧贴他。

她很想反抗,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是在装睡,一个睡着了人又如何能反抗?她努力扮演睡着的角色,可现在的她比刚才更加清醒,大脑里的某些分子在作祟,她无力,只是闭着眼,平稳呼吸,躺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

“安安,留在我身边,不要离开。”

秦慕宸握着她的手,轻声说道。

彼时,苏念安不知道他到底是知道她没有睡着,说这番话还是……

可她越是想越是觉得得不到答案,她从他手里抽出手,也撤离他的怀抱,装睡她根本就装不下去!

她说:秦慕宸,我想了很久,我还是想找一个对我好的人,过平静的一生。在你的身边,我需要思考需要担心的事情太多,甚至你做每一件事情,我都要思考再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好累,真的好累。穆澈上次带我离开,甚至在离开的时候,我都会想着你,我的心很煎熬,很反复,我不知道对与错。可就在刚才我想明白了,有些事情有些人放在心里就好,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是我硬生生的要进入你的轨道痕迹,是我硬生生的要在你的人生中插上一脚。我也为此付出了很多代价,事实证明,我们不适合,我们分开吧。

秦慕宸微微一愣,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苏念安还醒着,可更加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番话。

“安安,既然你说你在离开的时候,都会想我,那留在我身边,不好么?”

苏念安讪笑,黑暗中凝望他的眼,“我之前是怕我后悔,我的心也会忍不住冒出留在你身边的打算,可与之相对,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么?你知道我在你身边很艰难么?你知道我呆着这里的一分一秒,内心都在忍受着煎熬么?秦慕宸,你难道不知道人都是有阴影的么?你在我心里已经留下深刻的阴影,抹之不去。我贪念的只是你那片刻的温柔,可留在心底,我会记住你的好。而呆在你的身边,我只会更加清晰的记着你对我的伤害。我不想让我自己活的那么辛苦,我不想继续留在你的……”

秦慕宸忽然厉声打断她的话,他攥住她的肩膀,双眸紧紧盯住她;“我不准!不准你离开。”

她掰开他的手,笑吟吟的说道:“秦慕宸,不是世界都围绕着你转。我也有我想走的路,有我想过的人生,可现在?我却只是像你养的宠物,心情好的时候喂一口吃的,心情不好的时候连看都不看一眼。”

“不是的……”他急急的开口,苏念安继续说道:“不是么?秦慕宸,你有喜欢过我?还是有爱过我?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一个笑话,是当初天真的我妄想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当外面的帷幕被拉开,我仅仅是在一个舞台上扮演一个小丑模样的人,为的仅仅是供人玩笑。”

“我……有喜欢……”

苏念安摇头浅笑:“喜欢么?喜欢会犹豫这么久?喜欢,你会那样对我么?秦慕宸,你摸着你自己的良心说,如果喜欢,你会把我捆着这里,让我当笼中之鸟?如果喜欢,你会从来不问这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如果喜欢……”

他的手掌紧紧的捏着她的手腕,疼痛的感觉让苏念安把后面想说的都忘记了,想到的只是那天的痛苦,她还没有痊愈,她的伤口才刚刚愈合,难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