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二十三章 贪念(一)

“安安,我不会放手。”

他还是那句话,可是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现在的她比之前更加想的更加清楚,更加果决,她需要的是离开,而不是依附在他的身旁,像是他的一个附属品。

何况如果没有爱,没有身家,她算是什么附属品,就连点缀都称不上。

她不愿意再这么卑微的爱他,也不想总是沉浸在伤痛之中,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必须走出去,跳出去。

“秦慕宸,两个人心甘情愿的在一起,才会有幸福的感觉,你现在又何苦这样捆绑着我?就算现在我在这里,我的心也不在这里,你整天对着一个没有心的人,有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苏念安继续说道:“你真是连秦穆澈都不如。”

“秦穆澈,穆澈——苏念安,你叫的可真亲。”

他生气了。可就算他生气,又和她有什么关系。苏念安继续说道:“是,我就喊的亲,穆澈阿澈……又怎么?秦慕宸,你不至于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还限制我说话的权利吧。”

“我不会限制。”一字一句仿佛从他牙缝里出来,比之前更大的怒气,苏念安握紧拳头,她明明就不该惹他,万一他又……那她怎么办?她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住他的折磨。

秦慕宸伸手搂住她的腰肢,把她抱到他的身上,手按着她的头,迫使她的嘴唇贴着他的,他反复啃咬,温柔的摩挲,辗转流连,轻柔吮吸。可偏偏带着一丝怒意,舌尖席卷她的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勾着她的舌,反复吸允。

他很有技巧,甚至撩拨起了苏念安身体里的情 欲,可在她不爱,在她对他已经放弃的时候,她已经不贪念他的味道,甚至是厌恶。

可心里上的想法和身体上的想法远远不一样,秦慕宸看到苏念安的眼眸,那满是厌恶的表情,他停手了,松开她。苏念安立马从他的身上翻下,现在的她根本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质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就算她质问,他会回答么?他不会。就算她生气,他会在意么?他还是不会。苏念安轻笑出声,他根本就不会在意她有没有情绪。

就好比人在逗弄宠物的时候会在乎宠物的情绪么?

苏念安闭上眼,她甚至是不能让他生气,因为他发怒之后,倒霉的还是她。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不想过着没有选择权的日子。

秦慕宸,如果没有当初的相遇,如果我不是和你继母相像,是不是你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可是就算你看都不看我一眼,也好过现在彼此折磨。

寂静的夜晚,他的呼吸,她都听的一清二楚。明明同床共枕的两个人,却各有各的心思。苏念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想知道他的想法,她现在需要做的只是坚定自己离开的信念。

如果下一次,她离开,她希望这辈子再也不要再见到他。她要的是彻彻底底的逃离,逃离他的身边,逃离他的掌控,到另一个新的地方,过着平淡幸福的生活。

可她有可能离开么?

她不知道答案。

明明同在一张床,同盖一个杯子,两个人中间却好像隔着一条银河。

秦慕宸忍着心中的怒火,他知道她的身子还没有好,他不能碰她,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他听到她说那些话语,就感觉一团火从心底喷发,他吻她,他甚至想要她,可是看到她眼底的厌恶,他停住了。他从未想到会有这一天,他从未想过他们之间会这样。

她简单,她快乐,但现在的她根本不像以前那样,她的脸上甚至都看不到笑容,可就算这样,他还是不想放手,他还是想要留她在身边。

安安,我们之间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他不想生气,可在她言语刺激之下,他遏制不住心里的怒火,发泄在了她的身上。他明明不想这样,可结果还是让她更加怨恨,甚至厌恶他。

她靠着床沿,他闻着她的发香,现在的他想伸手搂她,都怕她闪躲,都怕放抗。这些日子,他都是等她入睡才进来房间,偏偏阿婆打电话告诉他秦穆澈来了,他提前赶了回来。

看到的却是她笑着喂秦穆澈吃零食,对他吝啬的笑容,却不对别人吝啬。喊他秦慕宸,喊秦穆澈却是穆澈,他还来不及生气,她却进入房间,对他避之不及。

他生气,秦穆澈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起他怒火,明明一个是他的弟弟,一个是他的老婆,为什么她和秦穆澈相处却比他和她相处更加愉快?

他看到房间里的灯关了半个小时,进到房间躺下,习惯性的搂着她的腰肢,原以为她睡着了,却没想到她竟然没睡着,她一句又一句刺耳的话语,他忍住怒气,最后听不下去她亲昵的叫唤秦穆澈,才覆上了她的唇。他不会掠夺她说话的自由,他只是想让她的话语淹没在他的唇齿之中,他只是希望她还是像以前一样。

听到她平稳的呼吸,秦穆澈一如往常搂住她,没有她,他根本就睡不着。

她离开的那两天,他没有睡着过一次,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她的消息,找到她之后才安心睡觉。是他贪念她的味道才对,是他离不开她才对。

一夜天明,苏念安知道睁开眼的时候他早已离开,一如往常的空荡房间,一如往常的生活,她不再像个没有灵魂的娃娃,既然她有了自己的想法,她需要为之努力。

为她以后离开做准备,她需要学习更多的东西。他有一个很大的书房,以前她都很少到这里,她根本就不怎么喜欢看书,何况他的书五花八门,什么都涉及,但大多是经济类。

苏念安从中挑了一本心理学,当初大学的时候,她很想去学习这门课程,父亲没有让她选修,她也就听从了父亲的意愿选择了另外一门。现在的她却比之前更加对心理学感兴趣,她甚至好好分析分析自己的心理,剖析她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