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二十四章 贪念(二)

阿婆喊她吃饭,才让她发现时间竟然过去的这么快,折页后把书放到原位,走出书房。

脑子里却始终在想一个问题,可能是她对心理学不够了解,可是越看她越觉得自己的心理有问题。现在的她对秦慕宸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有爱慕,有贪念,有恨意,也有舍不得。

她在恨与爱之间来回的徘徊,纠结于这两种情感之间,甚至现在的她都有了选择恐惧症,她不知道如何去选择,选择之后有怕后悔,又会反反复复的去想到底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她都不清楚到底‘秦慕宸’是个难题,还是她的心才是那个难题。

吃过晚饭,阿婆难得说陪着她一起出去散步。苏念安甚至有些欣喜,她已经好久没有离开这个房间一步,甚至连开门的机会都少之又少,她想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她想接触外面的一切。

心情变好,连以前觉得排版难看的广告现在都觉得还不错。

晚霞似火,还没有入夏,却有了微热的感觉。走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天都有些灰黑,可她的心情却异常的好,看到街边玩耍的小朋友,看到相互拥抱的情侣,看着老爷爷老奶奶手牵手遛弯,看着母乳期妈妈喂孩子……

一切都是鲜活的,不再是冰冷的墙壁,不再是只有阿婆和他的世界。

秦慕宸,你都能让一小步,为何不放手,让给我一片天。

苏念安看着天空,微微一笑。天气晴朗,她也要把她心底的乌云驱散。

她随着阿婆回来,一路上她看的出来阿婆的担忧,她不会让阿婆难做。就算要离开,她一定会当面和秦慕宸告别。

可那会是什么时候?苏念安自己在心底反复问自己,她怕她这辈子都逃不开,也或许他玩腻的时候,会放开她的手。

曾几何时,她和他走在校园的小路上,也想那些情侣一样亲昵。曾几何时,他们手牵手漫步在威尼斯的小道上。曾几何时,她是他的宝,他也是她的宝。

“少奶奶,你在想什么?”

苏念安侧目看着阿婆,缓缓说的哦啊:“阿婆,喊我念安,我也不算什么少奶奶,我在想今后的生活要如何继续。”

阿婆说:“女人找个疼爱自己的男人就好,少爷很疼少奶奶的。”

她只是柔柔一笑,有些事情她不想太多的人知道,她一个人知道足以。忽而看到一个女人和尹碧蔚很像,她忽然很想那个只爱男人不爱钱的女人了。

尹碧蔚从未不会因为男人的事情而忧心,从来都是她追人她甩人,她从没像自己一样爱一个男人那么深,她流连花丛却从不会留心。

现在想想,尹碧蔚真的很潇洒。苏念安讪笑,如果自己能做到尹碧蔚一半,不,只需要十分之一,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可她就不是尹碧蔚那样的性格,她也做不出来和一个男人上 床之后第二天还能当陌生人一样对待,她果然是不够没心没肺。

泡在浴缸里,她很放松也很惬意,或者说只要秦慕宸不在,她的心都可以很平和,只要他出现,一切都会打乱。

比如现在——

“啊——你出去!你难道不知道我在洗澡么!你还进来!秦慕宸,你出去啊!!!”

秦慕宸全然无视她的尖叫声,把她从浴缸里捞起来,苏念安立马拉了一条浴巾遮住自己的身体,推搡着他的身子,尖叫道:“秦慕宸,你到底要干什么!!!”

“是你要干什么,阿婆说你进去浴室已经一个多小时了,难道你不知道泡澡时间过长对身体不好么?皮肤都起皱了,还不知道出来。”

“不要你好心。”

秦慕宸把她放到床上,转身离开。

苏念安看着他的背影,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她也不知道刚才的他是出于对她的关心还是什么,可是不管怎么样,她必须坚定她离开的信念,不管他做什么,她一定不能动摇那个信念。

可她已经看到他,可她已经知道他在门外,苏念安躺在床上,又和昨夜一样,不停的翻来覆去,如何都睡不着。

看到时间都十一点了,她竟然毫无困意,听到推门声,她立马身子往一旁缩。

昨夜的事情她不想在发生,可是难道她又要装睡?然后被他搂着也不放抗?她做不到,她做不到躺在他的胸膛还可以入眠。

她抱着被子,从他身旁走过。

“苏念安。”

她僵住,闷声说:“我到外面睡。”

手腕被秦慕宸拉住,被褥也掉落在地,她伸手去拉扯,人却被他带入怀中,“安安,你到底要闹别扭到什么时候?我们不闹了好不好,好好相处好不好。”

是她再闹么?听着秦慕宸略显疲倦的声音,苏念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很多话语卡在她的喉咙里,却一句也吐不出来。

末了,她只说了一句,“秦慕宸,我没有再闹,我是真的想离开。”

秦慕宸不松开她,紧紧的搂着她,两人身子紧密的贴在一起,他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衫传递到她的身上,她能感受到他的温度,却不想感受。推搡着他,秦慕宸始终没有松手。

他的头抵在她的肩膀之上,一遍又一遍喊着她的名字,可笑的是他让这个名字都没有了意义,可笑的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应该叫什么。她是养女,她不姓苏,更不可能叫苏念安。

到最后,她甚至连放抗的力气都没有,她听着他轻声的呢喃,看着客厅那副大大的婚纱照,确实格外的刺眼,猛地推开他,“秦慕宸,我们再无可能,这句话我已经说过很多遍,我要离开,这是我现在唯一的目的。”

他的脸上没有一丝努力,只是轻柔的说道,“我不会放手。”

苏念安却笑了出声,不会放手?她从未把手给他牵,有何谈放?他只是禁锢,只是限制,只是捆住她。鸟笼可以捆住一只鸟,但是她坚信他困不住她。

她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