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二十八章 人前人后(二)

“我父母怎么教我和你无关,另外不是我缠着秦慕宸,是他捆着我,不让我离开。”

安心言狠狠的怒瞪苏念安,“不准你说慕宸哥哥一句坏话。”

苏念安闭上眼,懒得搭理身旁的小女生。安心言却不依不饶,扯着苏念安的手臂,大声说道:“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不要睡在慕宸哥哥的床上!”

“要我喊阿婆进来么?”

安心言立马噤声,吓的手也松开了,咬着嘴唇,一副被人蹂躏过的模样,“你……就算你说,慕宸哥哥也不会相信你的。”

是啊,就算她说什么,秦慕宸又会在意么?就算她告诉秦慕宸,眼前这个女生善于伪装,他会相信她说的话么?他不会相信。

“如果想赶我走,你让秦慕宸来。”

安心言皱眉,心里琢磨了很久,慢慢吐出:“慕宸哥哥是好人,他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自觉么?呆在别人家里,有什么意思?不知道回自己家!”

如果她有家,她根本不会被他捆在这里。苏念安不想同眼前这个女生有任何的牵扯,她甚至懒得开口争辩,就算争辩赢了,又如何,没有人会相信她,就像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秦慕宸会把她捆在这里。

安心言见苏念安半天不说话,生气的直跺脚,“喂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你是女生,我也是女生,我明白你喜欢慕宸哥哥的心,但不是你喜欢慕宸哥哥,慕宸哥哥就会喜欢你的,所以做人要自觉。”

她还是没有回应安心言,自顾自的拿起餐盘里的东西,享受她的早餐。

安心言急的把碗抢了过来,呵斥苏念安道:“有人和你在说话,你都不知道回答!难道不知道说话的时候看着别人的眼睛,是最基本的尊重么!”

苏念安看向安心言,缓缓吐出:“食不言寝不语。”

“可是是我说话在前,你吃东西在后!你就应该先跟我说话,说完了再吃饭!”

她觉得很好笑,眼前这个真是被宠坏了的小女生。她抬眼看向安心言,勾起唇角,轻声说道:“是要我这样看着你说话么?小姐,不是所有的人都围绕着你转,你自己对任何事物的定义不要强加在别人身上,你说话的时候看着别人,并不意味别人要看着你,还有,你进来不是给我送早餐的么?还是说根本就只是找个借口进来,然后来侮辱我?”

“我……我哪有侮辱你。”安心言急坏了模样,把碗往桌上一放,“我只是告诫你而已。”

“告诫完了?可以走了?”

安心言听到苏念安这话,气得直跺脚,指着她的脸说道,“你……你……”然后转身离开。

没有别人,只有她一个的房间,苏念安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端起碗,一勺一勺往嘴里送。是她不知廉耻的缠着秦慕宸?是她没有一点自觉非要留下?

那个小女生真的让她看到以前的自己,被人宠在手心的时候,可以肆意妄为的撒娇,可以摆出一种高姿态,偶尔会害怕但是更多的是无畏,因为知道就算自己摔倒了,也会有人扶起。

可能以前她还会与之争辩,现在却连争辩的气力都没有。

阿婆过了一会进来收拾碗筷,问道:“少奶奶,有事么?”

苏念安微微一笑,“怎么会有事。”

转眼又到晚上,她这一天没有几乎都在床上,都呆在房间里。享受安静的同时,也害怕安静。越是安静,人就越是爱胡思乱想。

夜晚,阿婆已经离开,她不知道秦慕宸有没有回来,也不知道那个女生还在不在,她发现客厅早已没有了灯光,她胃有些难受,推开门去找药。

看到客房灯亮着,门开着,听着里面不少动静,想让安心言安静一点,可——

她看到的安心言在下,秦慕宸在上,他甚至紧紧的搂着安心言,男女纠缠,不堪入目。苏念安从未想到会看到秦慕宸这样的一面,可是他怎么能一面困住她,又一面当着她的面与别的女人上 床。

如果他喜欢的是那个女生,就不能赶走她,再……

苏念安呆滞了一瞬,下一瞬,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推门而出,可等到她站在大马路上的时候,她才发现她什么都没有带。她没有钱,没有手机,甚至连去的地方都没有。

她想在想到的只有尹碧蔚和秦穆澈,可一个夜夜不归的女人和一个不知道身在何处的男人,她该如何寻找。

苏念安抱着身子蹲在街角,习惯性的走到机关小区,看着她‘曾经’的家亮着灯光,她却不敢敲门。

“苏念安。”

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苏念安转身,看到一个男人,差不多二十五六岁,高大帅气,但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却让苏念安觉得特别的碍眼,特别是他看她的目光。

他认识她?苏念安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却想不起丝毫。

“你是谁?”

“不管我是谁,都不是浑水猛兽,你不需要这样避着我。”

苏念安再次瞥了他一眼,退后了一步。“你看着不像好人。”

眼前的男人却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大的笑话似的,毫不吝啬的大笑起来,一点儿也不客气的回道:“我不像好人?苏念安,我真怀疑你眼神有问题。”

苏念安撇嘴,“是啊,我就是眼神有问题,可以了吧。还有,这位先生,你怎么认识我?”

“整个机关大院我想没有人不知道你。”

这个男人都完全没有在意他说的话伤人不伤人,可他说的都是事实,她又能说什么,恐怕以后她连回来远远看着母亲和哥哥的权利都没有了。

“怎么不进去?就算父母生再大的气,也会消。”

苏念安却笑出了声,“你是在安慰我?”她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根本就不了解具体事情,我进不去,哪里不在属于我。”

盛夏的夜晚也有些凉意,她双手交叉搂住自己,那个男人解开扣子把衣服盖到了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