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三十四章 寻找下一春(二)

“女人还是要温柔一点,在清纯可人与妩媚妖冶之间选一个——”尹碧蔚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苏念安,沉重的说道:“妩媚妖冶……我估计你这辈子都难得达到,勉强就清纯可人吧。说话嗲一点,小鸟依人一点,别动不动摆着一副谁都欠你二五八万的样子,保准桃花朵朵开。看我,什么时候差过男人。”

尹碧蔚还挺了挺她36C的胸脯,甚是得瑟的模样。

“眼神!温柔!挺胸,收腹,提臀,抬头,收下巴,往右前方,走三十米,去拿到那个男人的电话!不然今晚我就陪着你看整整一夜的成人教育片,明天就找人让你实习实习……”

苏念安叹气,“尹碧蔚,你每次都来这招。”

尹碧蔚微微一笑,比了一个V的手势,“可是百试百灵。”

苏念安知道尹碧蔚不是说说而已,尹碧蔚绝对做的出来拉着她一起看成人教育片,至于后面那句,可信度不高。她深吸一口气,低头扯出一抹微笑,去完成尹碧蔚布置的任务。

可右前方三十米,是个中年男人!还是刚才被安心言挽着的中年男人!!!尹碧蔚脑子出问题了啊,让她找中年男人要电话号码!苏念安回头,却早已不见尹碧蔚那小妮子的人影,迫于无奈,她硬着头皮上了。

“先生,您好。”

中年男人抬头,竟让苏念安有点熟悉,对方点头微笑,她却不知道如何进行下一步。要直接的问?还是?看着安心言朝这边过来,苏念安痛下狠心,轻声问道:“先生,可以留下个电话号码么,我是XXX报社的记者,可能以后会给您做一个专属的采访。”

男子很和蔼,递了一张名片给苏念安,她很快速的收下,然后踩着高跟鞋飞一般的逃离。

安心言拿着餐盘,看着自己发呆的父亲,问道:“爸,怎么了?”

安惜文只是摇摇头,想着刚才那个女孩的模样,竟然与沐之相重合,是他多心了,还是?要是沐之还在,他们的女儿也应该这么大了吧。

“爸,为什么今天要参加这酒会,你一般很少出席这样的活动。”

“是时候带你出来见见场面,挑挑有没有你中意的男孩子。”

安心言羞红了脸,小声说道:“爸,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

安父笑得合不拢嘴,“什么时候的事情,都不告诉爸爸,是不是慕宸?”

一下就被猜中心思的安心言,立马否认,“不……不是的,等时间成熟了再告诉爸。那爸的意思,今天这个酒会是相亲大会?”

安父不予否认。

彼时,苏念安小心脏还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在男人丛中找到尹碧蔚,“喏,你要的。”

尹碧蔚很是温柔的挽着苏念安的手臂,轻声说道:“什么我要的!不对啊,这个是中年男人!苏念安,你是不是又左右不分了!”

“唔,我就说你为什么让我找中年男人要电话呢。”

尹碧蔚把苏念安拉到一旁,大声说道:“笨蛋!笨死了!今晚一定要好好教育你!连最基本怎么勾搭男人都不知道,拿回来的还是名片!名片有什么用,就这里的人,你以为谁没几个电话,拿到的只是对外的电话,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要拿就拿私人电话。懂不?”

苏念安很不情愿的摆出‘我勉强懂得了’的脸。

“少女,加油!想得到男人也是需要付出的!一次不行,就两次,最后总会成功的!毕竟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苏念安纠正:“那是形容男人的。”

尹碧蔚挺胸:“本少爷一直是男的!”

如果你平胸我会更加觉得你是男人。苏念安在心底默默地说道。

酒会总是那么的无聊,剩下的时候,尹碧蔚根本就忘记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帮苏念安寻找下一春,那货完全是在帮自己物色下一个目标。就连和苏念安说话介绍的时候,都不忘分析男人的身材以及性福指数。

“这个这个……齐什么来着,185CM,体重70KG,目测有八块腹肌,绝对可以让你性福一整夜的完美性伴侣,相信我,选择他,没错的!”

苏念安叹气:“虽然我很不忍心泼你凉水,但是让人性福不性福,好像是你的选择的标准。”

尹碧蔚解释道:“性 爱可以同时让两个人都得到美满感受,是称心的、愉快的、自愿的、充分的生理、心理宣泄,并有愉快的精神享受。既然是让人享受的一件事情,必然要慎重选择。万一帮你物色的是个性 障碍,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不需要内疚,这个你就拿去好好享用吧。尹碧蔚,我真想看到将来谁压着你去结婚。”

“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不婚主义者么?见鬼的结婚,见鬼的坟墓,我才不会傻啦吧唧的往里跳。”

苏念安只是笑了笑,她甚至想到了尹碧蔚婚礼当天的放抗程度。

“亲爱的,我找你好久了。”

乔楚的出现让苏念安很意外,与此同时更加意外的是尹碧蔚,她讪笑,想着刚才已经约了另一个,这——

“honey,你怎么来了,我本来打算酒会结束就去找你的。”

乔楚痞痞一笑,赤 裸 裸的说道:“怕今晚我独守空房,所以就专门找过来。我想亲爱的今晚应该是陪我吧,不会让我独守空房吧?”

尹碧蔚贴近乔楚的身子,抚摸他的胸膛,轻声说道:“怎么会呢?”

站在一旁的苏念安很自觉的给他们两人独处的空间,到餐桌上拿了几块吃的。

“你多大?”

有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苏念安侧头,有些诧异,怎么刚才的中年男子会问她这个问题,该不会……尹碧蔚说过,酒会里面有很多人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他该不会是想潜规则她吧!

她脑里的警铃一拉,很警惕的回到:“20。”

“在报社工作辛苦么?”

苏念安暗想,刚才她还只是怀疑,现在……这不明显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