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三章 父女相认(一)

晚上吃饭,尹碧蔚和苏念安两人。

第二天早餐,尹碧蔚和苏念安两人。

第三天中餐,还是尹碧蔚和苏念安两人。

一连几天尹泽都未曾回来这里,苏念安感觉到尹碧蔚强装笑容,“想他的话就去找。”

尹碧蔚矫情的反问:“我想谁?哪里有什么人值得我去想。”

明明很平静的日子,却始终有不开心的事情发生,不管出门去哪里,总是能碰到那个所谓的‘亲生父亲’。苏念安开始极其讨厌出门,看到他,她的心就会想,为什么当初自己会被丢到孤儿院!

可她更加介怀的是秦慕宸,他竟然找到了尹家!

那天如往常一样,和尹碧蔚一起回来,听到客厅有声音,轻瞥了一眼,没有想到竟然是秦慕宸。

看到尹泽她不会诧异,她诧异的是秦慕宸竟然会出现在这里,他怎么找来的?他又为什么要找?

他一脸柔情,轻声说道:“安安,跟我回家。”

好似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他怎么能当什么事情都没有?苏念安如何也想不通也想不懂,冷眼看着他:“秦慕宸,我没有家。”

“安安,我找了你很久,我很担心,幸好你在这里,过的很好。”

秦慕宸越是温柔,苏念安越是愤怒,他凭什么在和别的女人上 床之后,还可以装作没事人一般,来带她回家?那是她的家么?哪里和她有一毛钱关系么?

“秦慕宸,收起你的伪装,别装的深情款款的模样,我和你有关系么?请你离开。”

苏念安最后四个字声音特别大,秦慕宸上前拉住她的手,“安安,我们回去。”

苏念安甩开秦慕宸的手,嫌恶的擦了几下,“秦慕宸,你放过我,好不好?安心言不是在你家么,是她不能满足你,还是你不满足只有她一个人?”

“安安,你在说些什么?心言只是个孩子。”

苏念安看着秦慕宸,很讽刺的微笑,一字一句的吐出:“秦慕宸,我亲眼看到那夜你在她的床上,压着她的身子,亲吻着她,或者说你觉得这些还不够,需要我说的更加详细么?”

秦慕宸再次拉着苏念安的手腕,“安安,那夜我把她当成了你。”

苏念安嗤笑:“哦?原来那夜你想强迫的是我?秦慕宸,你是觉得我身体还经得起你的折腾,是么?你是觉得大出血,流产都是小事情是么?你知道不知道,医生对我说过,如果不好好调理,以后可能不能怀孕,以后身体可能会有很多后遗症!秦慕宸,你是想我死么?”

“安安,不是的。那夜我……”

苏念安再次甩开他的手,“秦慕宸,那夜发生了什么,我看的很清楚,收起你的伪装,收起你的谎言,我与你本来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我想去哪里,住在哪里都是我的自由,我认为秦先生没有权利限制我。”

她转身离开,尹碧蔚对着秦慕宸妩媚一笑,使劲的踩了他一脚,“秦慕宸,你做了这么多混蛋事情,还有脸来找念安?滚啊!以后不要出现在念安面前,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尹碧蔚说完那句话也看了一眼尹泽,他很平静的端坐着,享受红酒。真是太可恶了!混蛋尹泽,要不然就不出现,一出现还带了另一个混蛋!

打开房门,看着苏念安呆坐着,尹碧蔚愤怒的开口:“念安,不要为了那混蛋生气,不值得!”

“男人都是那个样子,明明做过的事情都不愿意承认,满嘴的都是谎言,而且一个个的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天下男人都是种猪!”

……

苏念安不知道尹碧蔚到底说了多少,端了杯水给她:“喝点水。”

尹碧蔚一口气喝完,“不要难过。”

“我没有难过,只是在想要不要认回亲生父亲,然后离开这里,到一个秦慕宸找不到的地方。”苏念安垂眉,继续说道:“如果不远离,我会恨,可越是恨,就越是忘不掉。”

“其实认回父亲也好,看的出来他对你很用心。”

苏念安点点头。

尹碧蔚轻松一笑,“那我去让尹泽那混蛋去联系,让他发挥他那么一丁点儿的利用价值!”

相认很简单,可当苏念安跟着安惜文回家,却发现她竟然是安心言的姐姐,这会不会太狗血了一点?

与此同时,她也知道了自己名字的由来,念安念安,她的名字竟然是以他的姓命名,她询问了一些关于她母亲的事情,翻看了很多他们以前的照片。所幸安心言的母亲,也就是安惜文的正妻,对他认回苏念安没有一点的介意,还对苏念安很好。

可安心言对于苏念安的介入,却是讨厌至极!

“装什么装,就算你是爸的女儿,那你也是私生女,是见不得人了!别想和我抢爸爸,爸最喜欢的是我!”安心言一脸高傲的表情,斜视苏念安。

苏念安看着安心言,微微一笑,“我不会和你抢。”因为你根本比不过我。安惜文对苏念安好到极致,可能是因为多年来的愧疚,只要苏念安要什么,他都会答应。

“你识相最好,不然我让爸赶你出家门!”

“哦,是么?那你去说吧,我不介意。”

安心言气得跳脚:“你得瑟什么!爸对你好,那都是内疚!你还总是利用爸的内疚,为所欲为。”

“我为所欲为过什么?”

一句反问堵的安心言半天说不上一句话,最后气呼呼的说道:“反正……你不要想着和我抢父亲!记住你的身份,你就是个私生女!私生女什么都不配!”

苏念安微笑点头,“我记住。”

晚饭时分,餐桌上,安父夹菜给苏念安,她摇了摇头,“我是私生女,我不配。”

安父连忙说道:“谁敢说你是私生女,你是我安惜文亲生的女儿!”

苏念安毫不隐瞒的开口:“心言说,我是私生女,私生女什么都不配。”

安父侧身,啪的一声打了一巴掌安心言,大声说道:“念安是你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