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七章 齐彦墨牌仿真男友(一)

可经历了这些之后,她又如何可能有活力,她不是不想笑,不是不想像同龄女生那样放肆的大小放肆的恋爱,但她却做不到,她大脑总是时不时就回想起之前的一切,有些伤痛不是一两天时间可以抹平,可以放下。

但时间是什么,时间总会让人慢慢的忘掉曾经。

可能曾经很相爱的人,几年之后在大街上碰面了都认不出来,更何况她身边有个这么好的男人陪着。她想她会忘掉秦慕宸,但她更加希望的是,不要再受到伤害。

齐彦墨虽好,可她根本就看不懂他,正如当初她看不懂秦慕宸一般,非要像飞蛾一般扑火扑到秦慕宸身边,最后烧的连渣都没了。

所以她会担心,会害怕。她不曾对齐彦墨动心,却也开始慢慢习惯他的存在,习惯他的陪伴。

浪漫的巴黎,他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每去一个地方,苏念安都会照一张相,在照片后面写上一句代表心情的话语,她也会买一个小小的纪念品,一个个的标上时间地点。

齐彦墨曾经好奇问过,可苏念安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想把这些东西收集起来,没有送给过任何人,因为那个时刻保留下来的心情,下一瞬都不可能保证是完全不变的。

就像此时此刻,她看着齐彦墨,虽不曾心动,可阳光下的他却让她觉得很温暖,她第一次主动央求他一起拍照,这是他们认识了六个月一十三天后的第一次合照。

就好像她开始接受他融入她的生活,融入她的世界。她虽不曾对齐彦墨透露过她以前的事情,但她觉得持有心理咨询师执照的齐彦墨,不可能看不出来她的心思。

“齐彦墨,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知道你喜欢我什么。不过,我已经开始习惯你的存在,‘齐彦墨’牌仿真男友可真是居家旅行必备之良品啊。”

他浅笑,顺手揉揉她的头,“仿真男友?”

苏念安很得瑟的微笑,大大咧咧的开口:“是啊,仿真男友,大脑芯片里有千万种哄女生开心的方法,拥有健壮的身材,渊博的知识,可以帮女友换电灯,可以修空调,可以洗马桶,还可以变身天才教女友学习……”

“安安,别幻想了。”

苏念安轻瞥了他一眼,一副‘你很不识趣’的模样,自顾自的说道:“可哪里有会这么完美的男友,机器人也有机器人不足的地方。如果真的很完美,那估计就是银子的问题了,又有几个人能买的起。啧啧啧,如果谁能做出这样的机器人,我真想嫁给他!”

齐彦墨只是浅浅一笑,不言一语。

有点阳光,有点微风,苏念安坐在草坪上,看着远处的风景,蓝天白云,亲吻的情侣,携手的老人,说唱的自由艺人,喷泉里玩耍的小朋友……明明异国他乡,但她却没有丝毫的伤感,反而在这里让她感受到了以前不曾有过的体验。

可能因为她没有物质上的欠缺,不需要担心生活费之类的问题,她可以尽情的享受这样的慢生活。

“你去年都是一个人呆在这里?这么浪漫的国度,你怎么没有带个法国女生回家?不是很多人都喜欢外国人么?不过在这里,我们好像变成了外国人。充满着金发蓝眼的人群,黑头发黑眼珠的我们有些像是异类呢。”

“法国女人优雅精致,这样的女人带出去很有面子,但却不适合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时候,她还优雅的起来么?我不想破坏这些完美的艺术品。”齐彦墨看着苏念安微微一笑。

蓦然,苏念安大声吼道:“齐彦墨!原来你是不忍心破坏艺术品,就来破坏我这个瑕疵品!!!”

气的苏念安上去就是给了他一拳,原以为他会躲开,所以苏念安用了很大的力气,去不曾想过他竟然连身子都没动,就那样承受了她的一拳。

“笨死了,你不知道躲啊。”

齐彦墨揉了揉胸膛,摇摇头,“我只是没有想到念安力气这么大。”

“所以说,你是笨蛋,笨蛋,大笨蛋!”

齐彦墨也不争辩,只是浅浅微笑,如和煦的春风吹进她的心里。看着他那副模样,苏念安根本就发泄不出她的气,做到绿荫下,很大气的说道:“不逗你了。”

齐彦墨点头说好。

他完全一副好好先生,很多时候苏念安都在想,到底齐彦墨生气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都说好好先生差的只是一个爆点,万一她触碰到了他的爆点,她还真怕被炸的粉身碎骨。

仰头,仔细注视他,“齐彦墨,你生过气,发过火没?”

“你说呢?”

苏念安摇摇头,“我哪里会知道,至少现在没见你生气过,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六根清净的和尚,不会因为凡尘的破事儿担忧。”

齐彦墨看着她,浅笑,“谁会没有烦恼,念安,只是我烦恼我忧愁的时候你没有看到。”

“唔,你这样说,是在暗示我没有关心你?确实对你了解太少,来来来,今天有时间,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心,你来让我八卦一下,说说你的成长?我觉得你父母一定是知识分子,把你养的这么文质彬彬。”

齐彦墨坐在她的身旁,轻笑道:“都不知道念安口里的文质彬彬是好词还是坏词了,我的成长很简单,父亲和你父亲是多年好友,我父亲比较喜欢慢生活,业余时间都在书法绘画上,受到父亲的感染,从小就比较安静,一个人学习一个人练字,从小到大唯一一件和父母有争执的事情,应该就是选修了精神科并出国留学。”

苏念安盯着齐彦墨了半天,琢磨了一会儿,慢悠悠的吐出,“没了?好像没有一点可以八卦的东西,你的生活好平静。”

“念安,不是谁都喜欢波澜的人生,自足常乐、平平淡淡才是真。平静才是最适合生活,你觉得呢?”

平静、波澜?她不知道她到底期待的是什么样的人生,可在没遇到秦慕宸之前,她觉得她的人生是平静的,在遇到他之后,她的生活充满了未知,充满了刺激,她不知道这一瞬他的温柔下一瞬还会不会存在。而离开她之后,她的人生又回到平静。

秦慕宸就好像是她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越过去后,让她开始更加珍惜现在拥有的幸福。

苏念安呲牙,佯装微笑,“齐彦墨,你真像哲学家,你是不是我爸派来扭正我对人生的感悟?明明你就不比我大几岁,为什么就是看起来比较……”

“老?”

苏念安摆手,咧嘴而笑,“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你自己说的。”

齐彦墨敲了一下她的头,“敢说你不是这个意思?”

她连忙否认,“上天可鉴,我真没说你老,你看看你这皮肤多好啊,白里透红,多少人羡慕不来呢。我只是想说你看起来有点非人类!哪个二十几岁的男人像你这样,我就一直好奇,你怎么要把自己的大好年华浪费在我的身上,就你花在我身上的时间,拿十分之一对待别的女生,估计早就到手了。”

齐彦墨蓦然笑出声,“念安再说自己难追?”

苏念安甚是得瑟的看着他,一脸兴奋的开口:“你才知道啊,本姑娘哪里那么容易就被人追到手,要知道受伤过一次,没那么容易愈合。”

“忘掉不开心的事情。”

苏念安大笑,“你哪里看到我不开心了?我笑的这么开心。过去了就过去了嘛,我可是一个拿得起放的下的好女人。”

“恩,好女人,该吃饭了,今天想吃什么?”

“你出钱,听你的。”

齐彦墨目光柔和,温柔浅笑,起身带着她去附近的一个小餐厅,相较于国内,苏念安觉得巴黎的餐厅简直棒极了,一切都弥漫着优雅的味道,地方不大却很精致。

“齐大公子,你怎么发现这么多好地方的?”

“知道你爱吃,提前做了功课。”

他语调平和,苏念安傻笑的同时,很认真的看了他一眼,真的是一个近乎完美的终身伴侣!可偏偏想找出他不完美的地方,太完美的人总是让她觉得难以接近,就像他,尽管天天在一起,尽管相处的时间不算多,她还是觉得他像是一座城堡,她找不到那座城堡的门,始终走不进去。

“真是好男人,当初你出国的时候,法语就这么好了?”

“前几个月我都是靠英语与他们交流,那个时候还没有你现在法语流利呢。”

苏念安沉吟一下,那手掌撑着下巴,“我可以当做你在夸我么?”

齐彦墨简直拿苏念安没办法,符合点头,“是是是,就是在夸你。”

苏念安很是得瑟的微笑,一副你很有眼光的模样,对着齐彦墨说道:“看来我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对,优点很多,现在问题是,你要吃什么菜?”

苏念安撑着下巴微笑,“反正你都做了功课了,肯定知道什么菜好吃,什么不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