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九章 齐彦墨牌仿真男友(三)

齐彦墨无奈一笑,“把我说的这么小气。”

苏念安咧嘴微笑,手指交缠,“我可没说你小气,只是先说好,不怕一万还怕万一呢。你说人心是不是很复杂、很矛盾,当初我那么不想认他当父亲,现在离开了却还有点想念。是不是习惯了一种事物之后,就很难改掉?”

“人心是人对人的情感的形象化。人心是作为人所具备的情感表达的主体形式。人心是很难读懂的,因为没有固定的模式,没有依据可循。但难读懂却不一定是复杂和矛盾,可能所处的时间所处的人物,都可能影响到人对人的情感。就好比你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胡,刚开始不想认伯父,现在却有点想念他是一样的道理,人心不难读懂,只是需要时间,需要通过了解,用心慢慢的感受。”

齐彦墨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至于习惯,是一种积久养成的生活方式。曾经有人说过,当你做一件事情六十六次之后,可能就成为了一种你的习惯,反之,若你想改掉这种习惯,把做这种事物换成另外一种,养成另一个习惯,不就好了。”

“真聪明,我怎么没想到呢。”

苏念安深吸一口气,对着天空大声喊道,“齐彦墨,我们试着在一起吧。”

齐彦墨反问:“我们现在不就是试着在一起么?”

她抬头,对着他呲牙咧嘴,看着他还是那副百年不变的温柔表情,最后她还是忍不住笑了出声,“齐彦墨,你真是太温柔了!这万一遇到劫匪,我真怕需要保护的是你。”

“念安,温柔不代表柔弱,我偶尔会去健身。”

苏念安拿手戳了戳他的胸膛,若有所思的问道:“偶尔健身……唔,那有几块腹肌?”忽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有没有人鱼线!”

“下次带你健身你就知道了。”

“健身很累的。”苏念安扯着他的衣角说道。

“可以让你身体更加健康。”

苏念安又戳了戳他的胸膛,反问道:“难道你没觉得我现在身体已经很好了么?”

齐彦墨看着她的眼眸,浅笑,“来国外这几个月,你生病了几次,需要我一一数出来么?”

“齐彦墨,你混蛋!你——欺负人!我那是还不适应这里的气候,你看我现在,身体不知道多健康。”

苏念安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用力太大,咳嗽了起来,齐彦墨一边温柔的轻拍她的背脊,一边说道:“还说自己身体好,念安,你真的需要多多锻炼,你脸色一直都很苍白,毫无血色,嘴唇颜色也很深,这都是身体不够健康的表现。”

她作死靠在他的肩膀,闭上眼。

齐彦墨笔直的站着,几分钟后,苏念安睁开眼,“笨蛋齐彦墨,你都不知道女生的小心思。”

“念安,女生的心思是最难猜的。”

苏念安嘟着嘴,“我就是女生。”

齐彦墨揉揉她的长发,微笑:“如果念安喜欢什么,直接告诉我,我不太懂女生的心思。”

“好啦好啦,知道你不懂,逗你玩呢。”

苏念安咧嘴而笑,兴高采烈的往前走。

齐彦墨好心提醒:“念安,走错方向了。”

她额头冒出三条黑线,她就是一个大路痴!不管是国内还是在国外仍然都是路痴!她回头对着他讪笑,“我只是左右不分!绝对不是路痴!”

“是,左右不分。”

苏念安很是满意这答案,乐滋滋的跟在齐彦墨身旁,穿过人群,回到宿舍,同他挥手,一个人走到宿舍。

推开门,竟然看到了一幕儿童不宜的画面。她立马退了出去,在门外轻咳了几声,敲了敲门,“现在可以进来了么?”

同宿舍女生一脸羞红的开了门,小声的对苏念安说道:“今晚他想住在这里。”

苏念安一副我懂得表情,“好吧,我今晚自己找地方住。”

那女生上前捧住苏念安的脸颊,亲了一口,“你真是太好了!”

苏念安嘱咐道:“你们注意,千万别被宿管发现……”

她话还没说完,那女生着急的已经把门碰的一声关住了,苏念安站在门外,走出宿舍,犹豫了很久,拨通了齐彦墨的电话。

“我今晚没地方住,你可以陪我住宾馆么?不要想歪,一人一间的那种。”

电话那头的齐彦墨没有问为什么,只问了她现在在哪里,苏念安报了自己所在地,不一会儿齐彦墨赶来。

她一路上都跟着他,齐彦墨挑了一家距离学校近的酒店,询问之后得知只剩下一个房间,他看向苏念安。

苏念安嗯了一声,问道:“前台说了什么?”

齐彦墨重复了一遍前台的话,“只剩下一个房间了,问我们要不要?”

苏念安犹豫了半天,狠心咬牙,“一个房间就一个房间吧,你是正直好男人,我坚信!”

可两人走进一个房间,苏念安自己紧张的不行,她已经很久没有和男人同在一个房间,在一个比较封闭的环境,她的大脑开始胡思乱想,她强迫不去想以前的那些不堪画面,可偏偏她对酒店有着不好的记忆。那一次秦慕宸就是在酒店找到她,抓她回去,生生虐夺她的身体——

“我睡沙发。”

齐彦墨这句话唤回了苏念安,他的笑容消除了她不安的情绪,她愣愣的看着他,随即点点头,自顾自的拿了被子给他,而她困倦的不得了简单的梳洗便躺在床上。

一躺倒床上,大脑里总是跳出‘秦慕宸、秦慕宸……’

苏念安大声问道:“齐彦墨,我睡不着!你可以给我讲故事么?”

齐彦墨推开房门进去,揉揉她的长发,“念安,你可真相信我。”

苏念安咧嘴微笑,“那是那是,齐彦墨是谁,齐彦墨就是好男人,好男人就是齐彦墨!”

她闭上眼,听着齐彦墨好听的声音,语调轻柔的说着故事,可她完全没有听进去故事讲得是什么,只觉得他的声音在她的大脑里回荡,渐渐让她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