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重生后我只想种田

更新时间:2021-07-25 20:22:31

最新章节: 其实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她闭上双眼,忽略了所有的一切,只是沉浸在他给她的温柔之中。她想到了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她的嘴角开始微微勾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秦慕宸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松开了她的唇,“怎么忽然这么主动了?这里可是电梯。”安念楚瞥了一眼摄像头,自己主动攀上了他唇,亲亲一啄,随机咧

第十六章 记住,我叫安念楚(二)

她好似没有待嫁的那种期待,甚至于整天坐在电脑前发呆。

“滴滴滴!”突然电脑发出QQ的响声,安念楚懒洋洋的,左手撑着下巴,只往电脑上瞄了一眼,是尹碧蔚。

只爱男人不爱钱:回来了都不和老娘联系!!!妞,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前几天我看到秦慕宸和安心言在一起,妞,你在安家过的如何?

安念楚:我要订婚了,后天你过来,我们促膝长谈。

只爱男人不爱钱:苏念安!你是不是脑子又抽了!是哪个男人,你这次眼神应该没抽吧?

安念楚没立刻回复,想到当初和秦慕宸的婚礼,脑海里又浮现出齐彦墨,她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她的眼神怎么样,到底是她识人不清,还是她真的需要去看眼科医生。一手托住下巴,陷入长时间思考,然后用一根手指很肯定的敲下键盘:我要订婚!

打完才觉得是句废话,刚刚已经说了。不管对话框尹碧蔚发来什么话,直接关电脑,睡觉!

还没来得及关手机,尹碧蔚已经把电话飚了过来。

她大咧咧的吼道:“混蛋!你竟然把话说一半!怎么感觉出了一趟国,你丫就变得不正常了!大脑抽风了还是怎么了,又要订婚,这才半年!半年啊!这次又是谁,给我仔细说清楚!如果说不清楚,我等下就飙车去找你!”

安念楚投降,缓缓开口:“你见过的,齐彦墨,和我在同一所学校,比我大一届,他父母和我爸关系很好,他对我也很好,无微不至,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比他对我好。你不是也说,找一个喜欢自己过一辈子,比找一个自己喜欢的过一辈子要来的幸福么?”

半响,电话那头传来声音:“你喜欢他么?对他有好感么?你能忘记秦慕宸么?”

安念楚轻笑出声,“没有谁是忘不了的,碧蔚,虽然我对齐彦墨还没有到达喜欢的地步,但是他的好已经渗入我的生活。你知道么?他几乎无时无刻的陪在我身旁,他会帮我把课本翻译,他会早上叫我起床,中午喊我吃饭,晚上陪我散步,在巴黎大大小小的餐厅,几乎都留下我的足迹。他能记清楚我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他知道我对什么过敏,他甚至知道我不喜欢他,但他还是愿意对我一辈子好。像他这样的男人,我不知道错过了他,我还能遇到谁?”

“反正你自己决定了,那好好的走下去。我明天就去找你,我记得你家地址是XX区XX街,对不对?”

“对——”

挂了电话,她把手机关掉。爬到床上,翻来覆去,她说齐彦墨的优点都可以说上几个小时,但知道他那么多的优点,为什么她还是没有对他动心?

论长相,他属于中上等,论身材,他属于中上等,论家世,他属于中上等,论性格,他绝绝对对是居家旅行必备之良品,四者相加,他就是一个完美男人。

一切都符合她心目中未来老公的标准,偏偏少了一点心动,她对他动不了情。

安念楚看着天花板,思索:到底是心动重要还是生活重要?她选择了后者,放下心里的包袱,闭上眼,渐渐陷入睡眠。

男性骨节分明的手抚过她白皙的背脊,从后面响起低低的轻笑声,伏过头来对着她的耳朵吹气,然后是慢条斯理地轻咬、舔舐。

她的心霎时剧烈狂跳,努力侧头想要看清男人的侧脸,视线却总是被阻隔,结实有力的身躯压下来,疼痛感觉清晰明了,他温柔吐出:安安,我想你,你想我么?

“砰——”

“啪——”

“哎哟——”安念楚哀叫一声,抚着屁股从地毯上醒过来,拽起和自己一同摔到地上的被子,边抽气边爬起来。

天,她这到底是怎么了,最近怎么秦慕宸频繁的出现在她的梦中,这次比之前更甚,如果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她应该梦到齐彦墨啊!

“surprise!”尹碧蔚破门而入,张开双臂。

安念楚拍了拍被褥,无视尹碧蔚,再次爬到床上。

“苏念安!好歹我也大老远的跑过来,你都不表示欢迎!你你你——”

安念楚戳了戳自己的脸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要不要给你举办一个欢迎仪式啊,尹大小姐,那一个小时车程对你而言还不是小意思,怎么今天这么早。”

“还不是想你了,死样,出国之后都不联系我,别和我说,你一直小心眼的记恨那天我没去送你。你不知道啊,我是日想你,夜想你,日夜都想你。想的我吃不下去饭,睡不着觉,每每凌晨爬起来都要看看有没有跨国电话……”

尹碧蔚足足把安念楚恶心了一分钟。

“停——我改名了,叫安念楚。我看你就记得男人,想我?最可能就是想拿我当借口,你的限制令取消了?”

尹碧蔚握紧拳头,“你一说这个我就气,尹泽不是个男人!真不是男人!又管我说脏话,还管我穿衣打扮!不让穿太暴露的,领口大的不行,膝盖以上的裙子不行,十厘米的高跟鞋也不行!就连化妆——都不然我化浓妆,说什么像大熊猫!去TM的大熊猫!你是不知道,我硬生生的被他给压榨的……”

安念楚浅笑,“他把性感妖冶的女人打扮成了一朵小百花,真是为难他了。”

“苏念安!你到底站在那边!!!”

“安念楚。”

尹碧蔚嘟嘴,“安念楚安念楚安念楚——念楚念楚念楚——楚楚楚楚楚楚——”

安念楚坐起,“别喊的这么恶心,本来就是一朵小百花,非要把自己打扮跟个夜店女郎一样,你又不是,每次去勾搭男人,最后成功的有谁?看你表情就知道,一个也没。所以你整天没事打扮的跟个妖精似的干什么,像现在正正经经的不是挺好。”

尹碧蔚不依不饶,吐槽道:“这哪里好了?一点不吸引男人的目光。”

安念楚决定无视尹碧蔚,往后一躺,侧身,“昨晚睡的太晚,我要补眠,你该干什么干什么,有书房有琴房,电脑在桌上。”

尹碧蔚环视一周,又把目光定格到床上的某女,纳闷的问道:“你确定你后天要订婚?怎么一点氛围都没有,没看出来你有一丝期待和兴奋,反而一副苦瓜脸。”

“要什么氛围?那天穿着婚纱,出席酒会,然后宣布订婚,不就可以了么?只是订婚又不是结婚,哪里需要那么*隆重。”

尹碧蔚顿了一下,“你妹和秦慕宸关系不错,要是遇到了……”

“谁是秦慕宸?我安念楚不认识。”

尹碧蔚非常不屑的瞟了她一眼,拿手撑着下巴,一直盯着安念楚。

“别用这个眼光看我好不好,我又没放火又没杀人,又不是外星人,你拿这个眼神盯着我是干什么,当我所是异类?”安念楚极度不满,从床上爬起,推着尹碧蔚的背后,“麻烦在外面等下,我换衣服。”

尹碧蔚毫不介怀的笑着开口:“又不是没见过,你这么介意干什么,大不了你换我陪着你啊。”

安念楚脑门三条黑线,拿手尹碧蔚的胸部,然后一脸嫌恶吐出,“拿你的S曲线刺激我这小平板么?门外呆几分钟!!!”

尹碧蔚耸耸肩膀,毫不在意的站到门外,看着不怀好意的安心言,嘴角扯出一抹微笑,很是关心的问了一句,“爬别人老公的床是不是很容易?”

安心言激动的快哭了,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让尹碧蔚看着都有些心疼。

“你——你——”

尹碧蔚低头,妩媚一笑,“我怎么了?我自言自语在呢,你怎么非要对号入座呢?”

这话让安心言更加激动,愤恨上前,伸出手臂想打尹碧蔚,却被尹碧蔚快速抓住手腕,“啧啧啧,不是柔弱无骨的少女么,这会儿怎么有力气打人了?难道说之前都是伪装的?我告诉你,别以为念安好欺负,你要是敢欺负她,我第一个不饶你。”

尹碧蔚松手,安心言身子摇晃了一下,扶住墙壁,高傲的抬起下巴,怒斥道:“苏念安才善于伪装,总是在爸妈面前装好人,她才恶心,被她欺负的是我!爸妈都向着她好不好!你和她关系好,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安心言愤恨的踩着高跟鞋往外走,尹碧蔚对于安心言的话半信半疑,苏念安善于伪装?装好人?她真是百分之百的不信,就苏念安这个老好人根本不需要装,她本身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好人。

安念楚换好衣服出来,询问道:“你刚才又怎么刺激人了?”

尹碧蔚摆手,一副我是好人的模样,“你看我这个样子像么?”

她毫不给面子的点点头,直言:“太像了。”

尹碧蔚很受挫的叹气,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声说道:“真是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刚才看到安心言,只是提醒让她不好欺负你,真没别的了。”